顶点小说网 > 花颜策 > 第四十八章谋心之策

第四十八章谋心之策

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最快更新花颜策 !

    七公主看着花颜背影走远,不由得将自己从头到脚与她对比了一番,之后灰败地发现不得不承认她没有花颜漂亮,没有花颜温柔似水,没有花颜令人看着便赏心悦目,也没有花颜喜欢陆之凌喜欢到嫁太子皇兄宁愿这般干脆死了的地步。

    她比不过,什么都比不过。

    她蹲下身子,抱住脑袋,呜呜地哭了起来。

    方嬷嬷将花颜的话听了个清楚,惊骇之余见七公主哭得伤心欲绝也不知如何劝慰,一时间,只觉得自从太子十岁后从皇宫移住到东宫来,十年了,今日是最兵荒马乱最喧闹惊人的一日。

    她的心脏至今在砰砰地跳。

    秋月跟在花颜身后转过了九曲回廊,回头瞅了一眼,小声说,“小姐,七公主似乎蹲在地上哭了。”

    花颜“嗯”了一声,“陆之凌恨不得飞出敬国公府的牢笼,远离京城,又怎么会喜欢这小公主被她皇室公主的身份困顿住?所以,她哭是早晚的事儿。”

    秋月“唔”了一声,紧走两步,看着花颜,悄声问,“小姐,您真倾慕陆世子?”

    花颜轻笑,“你说呢?”

    秋月摇摇头,嘟起嘴,“小姐的心思奴婢哪里知道?昨日小姐故意吊着陆世子,奴婢也猜不准。”

    花颜用右手转了转左手上戴着的碧玉手镯,浅浅一笑,“若是能毁了这婚约,以后陪着我天山暮雪,走马扬鞭的那个人是陆之凌也未尝不可。”

    秋月眨眨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

    云影见花颜回了凤凰西苑,似乎没有再生事儿的打算,便赶紧地离开了东宫,去了议事殿。

    安书离准时守约地来到了议事殿,正在殿内与云迟商议出使西南番邦小国之事。二人皆是聪明人,便也不拐弯抹角,直来直去地将针对西南安平的策略轻松地商定了下来。

    云影悄无声息地进了议事殿,落在云迟身后,“殿下。”

    云迟“嗯”了一声,也不避讳安书离在场,询问,“如何?”

    云影看了安书离一眼,见太子殿下不避讳,书离公子便闲适地喝着茶也未避开,他垂首将东宫发生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云迟听罢,惊怒,“她可真敢!”

    云影暗想太子妃的确真敢,不止敢,还做了,若不是他现身,如今太子妃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安书离也甚是惊骇,想起清水寺见太子妃那浅笑如花的模样,明明温柔似水般笑语嫣然的一个人,怎么骨子里却是这般刚硬?她到底是因为不愿嫁太子甘愿赴死?还是为了吓太后再不敢找她的麻烦而做出了这样的事儿?

    无论是哪一种,没有武功,敢从高阁上跳下来,都是需要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莫大勇气。普天之下,能做到的人,没有几个。

    云迟惊怒片刻,忽然气笑,“将皇祖母都吓得晕厥了过去,她可真是……好得很。”

    云影暗想可不是好得很吗?太后何曾被吓成这样过?太后这一生,虽不说平顺至今,但大风大浪走过来,比常人都要镇定三分,如今一世英名,今日全毁了。

    云迟气笑后,揉揉眉心,无可奈何地说,“罢了,本宫也拿她没法子,没闹出人命就好。”说完,他摆手让云影退下,喊来小忠子,“派人知会福管家,未免皇祖母奔波之苦加重病体,让他收拾出静水阁,请皇祖母醒来后今日暂且居住东宫吧,待身子稍好些再回宫不迟。”

    小忠子应是,连忙去了。

    安书离看着云迟,不由笑了,“看来太子妃极得殿下属意,即便出了这样的事情,殿下也不放手毁了婚约。”

    云迟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长叹道,“她是惜命之人,今日闹出这一出,就是专门对付皇祖母的,也算准我知晓皇祖母前往东宫找她麻烦,一定会派人暗中密切关注东宫她的动向,所以她才敢如此从高阁上跳下来,是知晓一定有人能接住她。”

    安书离讶然,“太子妃将殿下的心思竟然策算得如此透彻。”

    云迟放下茶盏扶额,失笑,“她不出手则已,每逢出手,必达目的。有时候我真是怀疑,她学的才是谋心之术,帝王之策。”

    安书离震惊,这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他是不信的,顶多一笑置之,但从云迟口中说出来,便不能等闲视之了。

    他看着云迟,“殿下,临安花家,世代居于临安,偏安一隅,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虽然有自己一族的立世之道,不可小看。但也不至于学天子之策,帝王之谋。尤其是一个女子。若临安花家有心,在数百上千年来,历经几次乱世,不可能固守一方,子孙都不入世。”

    云迟点点头,浅浅一笑,“这样说是没错,但这一年多来,我收拾了一桩又一桩她弄出的烂摊子。目前,一桩比一桩事儿大,她决心想罢了这桩婚事儿,我却不想放手。交涉一年,也不过五五平分。”

    安书离自然是知道些这一年多来的事情的,闻言更是惊异。

    云迟又道,“你知道,本宫自小学的便是谋心之术,帝王之谋,治世之道。将人心与利弊权衡,自诩这些年,术业有成,不负先祖。没有难得住我的事儿。但临安花颜,本宫却日渐乏力,几乎要奈何不得她。你说,她从小到大,都学了什么呢?”

    安书离这一次彻底惊骇了,云迟的本事,他自然是知道的,否则他也不会以太子之尊被世人位列南楚四大公子之一了。

    临安花家,世代偏安一隅,世人皆知子孙没出息,临安花颜,在太子未选妃时,可以说是名不见经传,籍籍无名,不若赵宰辅府赵清溪博得才貌双全的名门淑女名声,甚至南楚各大世家的小姐们也都时有听闻其撰事儿,可是花颜,就如凭地起的那一声惊雷,这些日子,真真是惊破了世人的眼。

    他想着从她去年牵扯出他利用他散步谣言私情之事,想必便是拿准了他的心思不会理会所以利用得十分干脆彻底毫无愧疚,而昨日又当着太子的面在他面前说那一番话意图拉他下水,如今又这般做出骇人之举惊吓太后晕厥,她可真是……如云迟所说,算透了人心利弊。

    若真是这样,也难怪太子殿下说什么都不放手了。

    他看着云迟,叹道,“既是如此,殿下便好好周全一番吧,总要想个万全之策,让太子妃打消了念头才好。否则如此下去,殿下怕是会一直难安。”

    云迟无奈地笑,“你当本宫没想过周全之法?任何周全之法,在她面前,都会被捅破得溃不成军,无良策可施。你刚刚没听到吗?她竟然对七公主说倾慕陆之凌,呵……在她的心里,嫁与天下任何一人,都比本宫强。你也算着。”

    安书离猛地咳嗽了一声,如此这般,他也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