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七十年代之军嫂来自古代 > 第204章番外四

第204章番外四

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最快更新七十年代之军嫂来自古代 !

    第204章番外四

    李梅英躺在床上回想着她这一生, 嫁到纪家后, 头二十年她的日子过得恣意, 全村里都找不到她这么享福的媳妇。

    婆家找的好, 回到娘家, 她也是傲气十足, 颐指气使, 她后来更是得罪了娘家人,爹娘去世后,娘家兄弟看不惯她在娘家指手画脚, 与她断了往来,她根本不在意。

    她生了两个儿子,在婆家站稳了脚, 有没有娘家依靠根本无所谓, 再说爹娘去世,她兄弟被他们媳妇拿捏着, 对嫁出去的姐妹哪里会像小时候那样疼宠, 得罪就得罪吧。

    没料到, 她回到家里跟婆婆抱怨娘家兄弟的不是, 婆婆只平静的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当时她不知道婆婆那一眼的意思, 现在她却隐隐明白了。

    那时候, 婆婆肯定在想, 一个女人,连生她养她的娘家, 都能说抛弃就抛弃,她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呢?

    再想想她辛辛苦苦养大的几个儿女,她的心简直像泡在黄莲里。她现在卧病在床,当初她最疼的是二儿子纪迎西,最后伤她最深的也是他,听到她瘫痪在床,独自一人回来看了她一眼,就再没回来过。听说他媳妇生了儿子,她想看看孙子,他却说,孩子是城里人,来农村他过不惯。李梅英只感觉悲从心来。深刻发觉,这个儿子,已经不是她的儿子了。

    这辈子她最对不起的是迎北,如果不是因为她舍不得迎春,让她结了婚还回娘家住,也不会害的晓曼落胎,后来更是因为迎春的事情,他们分了出去。可老了老了,在她床前伺候的却是这个她一直忽略的大儿子。就连迎春也只是给她出了医药费和生活费,放假的时候回来看看她。

    纪迎北端了一盆水走了进来,他面无表情的把脸盆放在地上,拿出里面的毛巾,拧了几把后,说道:“娘,把脸洗一下,要吃早饭了。”

    李梅英睁开眼,灰暗的眼眸盯着他说道:“迎北,娘知道,娘快死了,你能把迎西喊回来吗?娘疼了他一辈子,临死了,还没见过小孙子,娘不甘心啊,迎北你把你弟弟喊回来,娘知道你向来孝顺,娘求求你,你把迎西喊回来,让他把孩子带回来给我看看。”

    纪迎北苦涩的看着他娘,难道就因为他孝顺,所以就该让他娘忽视?这么久的精心照顾,也换不来她一句软话。

    他看着他娘,态度变淡,讽刺得道:“娘莫非得了癔症,忘了迎西不愿意让他的儿子回来?他现在在城里攀了高枝,看不上我这大哥,也看不上你这当娘的。”

    大儿子的话让李梅英很是激动,她咳了咳,布满褶子的脸紧紧地皱在一起,生理泪水流了一脸,待她情绪稍缓,静静的躺在床上,脸上带着乞求,声音暗哑得道:“娘都快死了,连这个心愿你都不愿满足我吗?” 她就是想看看小孙子而已,那是她儿子的孩子,她怎么就不能见见呢?

    纪迎北脸上不耐,“并不是我不愿满足娘这个愿望,实则是娘疼爱的小儿子不愿意满足你的愿望,娘又何必逼迫我?我一个农村庄稼汉,哪里去过省城那样的大城市?更何况,迎西住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怎么联系他?”

    李梅英脸上露出灰败的神色,一会儿后,她脸上又浮现惊喜的笑容,转过头看着纪迎北激动的说道:“迎春不是在省城大学教书吗,让她去找找你弟弟,她一定知道你弟弟住在哪里。”

    纪迎北凉凉的看着他娘,说道:“娘,我走了,谁来照顾你?还有两天就放假了,到时候迎春回来,你亲自和她说吧。”

    李梅英能感觉到她的生命正一点点流逝,她根本等不到迎春放假,她急急得道:“让你媳妇来照顾我,你去找迎西。”

    纪迎北想到他爹去世时,迎西也只是在他爹下葬那天回来看了看,之后就走了。现在他娘还没死,他会回来吗?他真的不能理解他娘的心思,迎西根本不是个东西,她到底惦记他什么?

    “晓曼在照顾奶,哪有时间来照顾你?”他不耐的说道。他没说的是,晓曼恨死了他娘,哪里愿意过来照顾她?他娘忘了当初是怎么对待晓曼的吗?

    李梅英听到丁晓曼在照顾老太婆,心里恨的不行,这老太婆命大的很,小儿子死了,又熬死了大儿子,后来连老头子都死了,她还活着,这会儿她躺在床上,感觉自己也快死了,那老太婆还活得好好的,真是天生克她来的。

    “你奶没病没灾的,你媳妇照顾她什么?”李梅英想也没想张口就道。

    纪迎北失望的看向他娘,他脾气虽好,但也是有脾气的。他娘这自私的性子,这么多年他看的明白,他即便失望,也没什么办法,他想着,总归她老了,没有多少天活头了,他好好的照顾她剩下的这段日子,也算是他为人子的责任。这么多年,他被他娘伤的,对她,根本没多少母子情了。

    纪迎北不愿和他娘多说,拿着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就端着脸盆转身走了出去。李梅英见他说走就走,理都不理她,心里升起一股绝望,生命流失的更快了,恍惚中好似看到纪高华在向她招手,她心里一惊,吓得不行,纪高华个死鬼要来勾她了,她真的要死了吗?她还没看到小孙子呢,她不甘心啊。

    纪迎北把脸盆放到外面盆架上,去锅里端出给李梅英蒸的鸡蛋,到了屋里,却看到她娘眼睛睁的大大的,一东不动,脸上也露出惊恐的样子,他大惊,手里的碗抖了下,洒出一些鸡蛋汤水,他顾不得这么多,把碗放到床头的柜子上,伸出手慢慢的放到他娘的鼻尖下,半晌后,他颓然的跌坐在地上,眼里流出了泪水。

    他娘死了。

    他再也没娘了。

    他以为他对他娘失望至极,对她已经没了感情,可她真的死了,他却难受的很。趴在他娘的床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丁晓曼过来喊他回去吃饭,听到他的哭声,一惊,连忙跑进屋里,看到她男人哭的伤心,再看李梅英,她一惊,她看的出李梅英已经咽气了,心里不知什么滋味,酸甜苦辣,复杂得很。

    这个磋磨了她半辈子的人,死了。

    她有种松口气的感觉,可看到哭的伤心的男人,她心里又酸酸的,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去了,即便是她不喜欢的人,她也觉得生命无常。

    纪迎春接到她娘去世的消息,也懵了。

    她娘年龄真不算大,虽然下半身瘫痪了,可她问过医生了,照顾的好的话,还能活几年。不过,她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红着眼睛跟学校请了假,又去纪迎冬的公司,喊了他。

    纪迎西听到他娘去世了,心里很是难受,小时候,他娘最疼他。他根本没想到他娘会毫无预兆的永久的离开他。

    他记得上次回去的时候,她娘说想看看他儿子张润生,他媳妇当时正和他冷战,润生是张家的宝贝蛋子,这孩子被他媳妇和岳父岳母娇惯的很,他向来不听他的话,哪里愿意跟他回农村看他奶奶啊,所以他当时拒绝了他娘的要求。

    想到他娘到死都没看到她的小孙子,他心里就难受的不行。他承认自己混蛋了些,可对于疼爱他的娘,他心里还是孝顺的,虽然这孝顺很少很少,少到它不足以抵抗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甚至为了留在城里,断然给人当了上门女婿,丝毫没顾及爹娘的感受。

    现在他娘死了,他才发觉他娘的好来。岳父岳母看不起他,他在岳家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现在他爹死了,他娘也死了,再也没人毫无怨言的对他好了。想到此,他心里难受的不行,眼睛也变得红红的。

    两兄妹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到了家里看到躺在那里毫无声息的娘,两兄妹大声哭了起来,纪迎北在外面走了进来,上前给了纪迎西一拳头。

    纪迎西被他打懵了,回过神来,恼怒得道:“你做什么?”

    两兄弟打小感情很好,这个大哥事事让着他,后来他在省城当了上门女婿,回来的时候,他这个大哥看他的眼神就变了,现在他娘死了,没有人能管得了他了,他就来欺负他这个弟弟了?

    “做什么?娘临死前念念不忘的都是你,还有你那个儿子。到死都没有瞑目,你对得起娘对你的好吗?”纪迎北恶狠狠得道,“现在娘死了,你那儿子和媳妇怎么没回来祭奠娘?”爹死的时候,他们不来,现在娘死了,他们还不来,这什么道理?

    纪迎西听到大哥的话,低着头沉默下来。他来的时候不是没喊他媳妇和儿子,可他们不愿意来,他能有什么办法?他抱着头蹲在了他娘的旁边,呜呜的哭了起来。

    纪迎春见此,说道:“大哥,有什么事把娘送走了,再说吧。”毫不同情的看了眼蹲在地上守着他娘哭的纪迎西一眼,暗道活该,当初为了荣华富贵,当了上门女婿,现在知道上门女婿不好当了吧?真以为富贵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纪迎北也知道此时不是找纪迎西算账的时候,随不再多说。

    纪迎夏在京市接到季迎春的电话,听到李梅英去世的消息,沉默片刻,她说了句:节哀。

    她并没有打算回来亲自祭奠李梅英,两人有解不开的怨,她何必回来碍着她的眼呢?生前都不喜欢她,想来她死后也不想看到她吧?

    纪迎春有点失望,毕竟她爹去世的时候,迎夏回来了,没想到她娘去世,迎夏却没提回来的事情。她轻轻叹口气,也是,即便她爹对迎夏再不好,他也是迎夏的大伯,是小叔的大哥,两人有血缘关系,再加上她奶儿子去世,迎夏担心她奶伤心过度,坏了身体,她也会回来送她爹最后一程的。她娘虽然是迎夏大伯母,可在她爹都去世的情况下,她不愿回来很正常。

    送走了李梅英,纪迎春和纪迎西打算回省城,毕竟他们还有工作要忙。

    纪迎北看着这个妹妹,深深的说道:“迎春,爹娘走了,你一辈子就打算这样了吗?”

    纪迎春无所谓的笑笑,“我打算收养一个闺女,已经联系好了,有了这个孩子,我也不会孤单了。”

    纪迎西听了她的话,撇撇嘴,“收养的孩子没有血缘关系,跟你亲吗?”别再养个白眼狼。

    纪迎春瞥了他一眼,“哪怕有血缘关系,养个不孝的又有什么用呢?再说我以真心换真心,问心无愧就好,想那么多做什么?”

    纪迎西的脸讪讪的,他怎么觉得迎春是在指桑骂槐呢?

    纪迎春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她可不就是在指桑骂槐。

    纪迎西看着纪迎春的表情,想说些什么,可看到纪迎北的脸色,立马闭嘴了。爹娘没在了,他们家大哥是老大,他大哥长年干农活,皮糙肉厚,劲大得很,他想治他的话,根本不费力,轻而易举就把他撩了。所以他根本不敢在大哥面前耍横。

    纪迎北讥笑的看他一眼,孬种。

    纪迎西摸摸鼻子,孬种就孬种吧,反正他在媳妇家也是受气的一个,在自己大哥面前,受点他的气,他反而觉得安稳了,凭什么别人给的气,他可以受,自己亲大哥的气,他就不能受了?

    纪迎北看他那样子,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两兄妹回了省城,在车站遇到纪迎西的媳妇,她看到迎西,急忙迎了上来,待看到旁边的纪迎春时,眼神淡了下来。

    纪迎春看到她神色的变换,没理她,对着纪迎西说了句:有事来找我。就大步离开了。

    纪迎西看着他媳妇的表情,嘲讽的说道:“屈尊来接我,劳累你了。”

    纪迎西媳妇听到他不阴不阳的话,心里很不满,“我辛辛苦苦来接你,你发的什么疯?”

    纪迎西冷笑:“我娘去世前,一直想见润生一面,可你不让去,我娘到死都没见到她小孙子,怀着不甘去世了,我是个不孝子,又怎么当的了好丈夫?我天生凉薄,说话不好听,你担待些。”

    纪迎西媳妇慌了,迎西可从来没用过这种语气跟她说话。难道他娘死了,他受不了这个打击,变了性子?

    纪迎西看着变了脸色不敢吭声的媳妇,哼了声,岳父岳母渐渐老了,他们现在该依靠他了,他为什么还要忍气吞声?

    他娘到死都没享过他一天福,别人凭什么享受他的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