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嫡女贵嫁 > 第三百零三章、大夫人想见见夫人

第三百零三章、大夫人想见见夫人

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最快更新嫡女贵嫁 !

    “又派人来了?”季悠然皱着眉头问道。

    自打那日之后,英王府居然时不时的派人过来给曲雪芯送东西,她当初也是因为不得已才装了一下曲雪芯。

    没打算一直这么装下去,她虽然和曲雪芯一样瘸着腿,但并不是曲雪芯,也不想以曲雪芯的身份出面。

    “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她看向一边的内侍,这个内侍是服侍她的人,实际上更是看管她的人。

    内侍也是骑虎难下,他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闹成这个样子,当初只是为了一句谎话,而今却不得不一直圆下去。

    季悠然的事情是秘密,不能让人知道,就算是在温泉庄子里,也就只有管事的和几个心腹侍卫知道,现如今却不得不张扬出去,这里住的是曲夫人,否则解释不通英王妃时不时的派人过来送礼的事情。

    “应当不是,听说英王妃还是卧病不起,是曲府的人……曲府的大夫人知道女儿的事情,托英王妃送东西过来的。”内侍摇了摇头,心里也不安稳。

    为了这事,他还特意的让东宫管事去查过,说的确是曲府东府送了东西过来,是曲府的大夫人的意思。

    东西都是曲府东府的,英王妃只是代转了一下手,以她和曲雪芯的关系,还真的不可能这么要好。

    “不是说这个曲雪芯已经被赶出家门了吗?”季悠然问道,这事她还是亲自过了手的,也没在意什么,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一个麻烦在。

    “说是曲大夫人心疼女儿,就算是之前说了不再理会的事情,这时候也忍不下来……而且也不是送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一些日用品,送的贵重了,怕英王妃不喜,曲大夫人也顾及着英王妃这边的意思。”

    内侍阴沉着脸道。

    这事他查的清楚,就是怕里面另有蹊跷,问清楚不是英王妃的意思,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既便如此,现在这事也不好办。

    “公公……还要接下吗?这不会是永无休止了吧?”季悠然也不想装着曲雪芯,一方面是没心情陪着英王府的人演戏,一方面也知道这事并不是她现在该做的事情,她现在已经“死”了,如果还想好好的活着,就得有用。

    这个有用可不是为了假扮曲雪芯,曲雪芯算什么东西,能替她死了就行了,难不成还要自己以后顶着她的名头过日子。

    “先见见再说。”内侍无奈的道,然后又警告季悠然,“夫人应当知道说什么是最好的,如果还不能把事情办妥当了,到时候夫人怎么死的可就真的不知道了,当初还有一个人可以顶着,现如今这个就没了。”

    “公公放心,我知道。”季悠然点头,她一点也不想冒曲雪芯的名头……

    丫环被带了进来,还是雨秀,看到季悠然之后,先是上前行礼:“奴婢见过曲夫人。”

    “又有什么事情?”季悠然满身阴郁的道。

    “我们王妃让奴婢给夫人送了一份礼过来……”雨秀笑道。

    又是这句话,季悠然一听就烦燥,手用力的在桌上一拍,“不是说了,让你们不要再送来了,再送过来我也会扔了,不想看到曲府的任何人。”

    说着把放置在桌上的礼盒一推,礼盒从桌上面被推下来,几件首饰摔到地上,原本精细的几根金丝线立时就摔断了。

    雨秀吓得倒退了一步,急道:“夫人,这些可都是您以前所用之物,是大夫人托了我们王妃送过来的……您真的用不着吗?就算不用来戴,至少还可以当一份钱财护身。”

    “我不需要。”季悠然冷声道,往日她就是这么说的,没给雨秀任何面子,这个丫环也就是一个膏药,贴上就取不下来了,她还真不信不能让这个丫环知难而退,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让这个丫环一直缠着自己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的。

    “夫人在东宫……不管是吃的用的,或者是使唤身边的人,难道都不需要这些?戴不戴的无所谓,大夫人的意思就是让您这里先收着,总是有些财物榜身,说不定将来就有用呢!”雨秀劝道。

    “不要,我不要曲府的任何东西,以后也绝对不要再送了,再送我也不会收的。”季悠然坚决的道。

    “可这是大夫人送的……”雨秀一脸的为难。

    “那也不要。”季悠然毫不犹豫。

    “可是大夫人说……要见见您……”雨秀继续道。

    见见自己?季悠然差点被口水噎住,她是个假货,怎么能见曲大夫人,看这样子还真的是曲大夫人铁了心的要见自己。

    “不见,我不想见她,当初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她也没站在我这一边,现在还见什么。”季悠然恨声道,一副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曲大夫人身上的意思。

    “当初的事情,是非自有公道,曲夫人如果觉得不对,可以跟我们王妃当面对质,也免得大夫人受了冤枉。”关乎到自己主子,雨秀一脸正色的道。

    “冤枉?是不是冤枉,自己知道。”季悠然不屑的道。

    “夫人错了。”雨秀不客气起来,抬眼看了看周围,“夫人现在的处境并不好吧?听说还是被贬了的。如果不是因为夫人的身份,可能现在连这个被贬的地方都没有,大夫人对您有母女之情,我们王妃也念着您姓曲,不然也不会让奴婢一趟趟的过来,如果夫人真的不在意这一切……”

    雨秀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季悠然的心里蓦的紧张起来,下意识的问道:“会……会怎么样?”

    “若真的不在意这一切,我们王妃的意思,就是和曲夫人断绝姐妹的情义,曲夫人的名讳从曲氏一族的宗谱上去掉,这以后曲夫人是好是赖,都跟我们王妃无关,也跟曲府一族无关,不知道曲夫人同不同意?”

    雨秀目光冷冷的看着季悠然,没了之前的讨好陪小心:“宗门除谱的事情是大事,到时候还得请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当个见证,免得以后曲夫人还拿这事说事,到时候又是冤枉一说,我们王妃可担不起这种害同宗姐妹的事情。”

    显见着方才季悠然的话激起了雨秀的怒意,为了护主,这个丫头也是拼了,居然敢当着“曲雪芯”说这样的话,这是真的要跟“曲雪芯”撕破脸了。

    季悠然一听慌了,急忙拿眼去看内侍,她的身份见不得光,她的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如果闹一个除谱的事情,这可是大事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的秘密必然会翻出来,到那个时候她逃无可逃,最后只有死路了。

    之前才送来的时候,季悠然没想通,这一段时间,外加听到两个逃过来的丫环说的传言,季悠然已经明白自己之前的名声已经臭了,再不能用了,如果还想好好的活下去,就得有用,就得让太子觉得自己有用。

    若是有用,将来还是有可能的,只要她能生下一儿半女,就算是容貌被毁了也不算什么。

    她还有机会的……

    北疆那边过来的人就在眼前,她就在等这个机会,这个时候可不能有一点的差错,听雨秀这么一说,背心处冷汗都冒出来了。

    内侍也有些慌,忙上前笑着打了个哈哈:“雨秀姑娘,你也看到了我们夫人的处境……她也是心里难受,才说这样的话的,当女儿的又岂会不想母亲,只是现在的这种情形,我们夫人也是没办法地,怕牵连到曲府。”

    内侍说着指了指周围,这几天已经让人打扫过了,必竟现在庄子里的人都知道这里住了太子的一个姓曲的妾室,是被贬过来的,但就算是被贬那也是主子,住在这么偏远就算了,总得能见人。

    比起之前的发霉,这里的确是好多了,但在英王府的贴身丫环看起来,还真的不怎么样。

    看了看周围,雨秀的脸色和缓了下来,显然是接受了方才内侍的解释,但还是鼓着脸道:“大夫人说不怕连累,就算夫人再不是,那也是大夫人的女儿,大夫人想见见夫人,这一次若是见不到,以后恐怕回了东宫,就更没机会了。”

    “我不想见母亲。”季悠然也调整了一下情绪,头低了下来坚决的道。

    她装的是曲雪芯,这个样子骗骗别人还行,她可不觉得能骗得过曲府的大夫人,那是曲雪芯的亲身母亲,许多事情这母女两个知道,自己这个外人又怎么会清楚,到时候问起来一问三不知,可就露馅了。

    以方才这个丫环的反应,可见这位大夫人是极疼爱女儿的,发现自己是个假的,之前所有的布置就全毁了。

    她还不想死。

    “夫人不愿意见曲大夫人?”雨秀皱了皱眉头,“曲大夫人不放心,必是要见夫人的。”

    “不见!”季悠然坚决的道。

    “那……不如见见我们王妃?我们王妃见了,再劝劝大夫人,说夫人过的还算好,大夫人可能就听了。”雨秀想了想,道,但随既又摇了摇头,“这可能不太行,我们王妃还病着,现在都不能见客。”

    听到上一句的时候,季悠然一惊,下意识的想理由拒绝,听清楚下一句,立时大喜,“那……可真是没办法,原本想着见一见你们王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