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别样凡仙路 > 第一百六十一章:牢房风波

第一百六十一章:牢房风波

作者:龙井虾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砰砰砰!

    张铁牛的右脚拍得床板吱呀作响!

    易凡淡淡地扫了张铁牛等人一眼,不理会对方的挑衅,径直朝对面的一张空床走去。

    眼下他最忧虑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件事,当然是要想方设法接近那名同样被关在牢里的污点证人,弄清对方手上到底握有什么样的筹码,这也是为什么易凡主动跟着警方进入监狱的原因。

    如果污点证人真能在法庭上指正自己,被华夏警方定罪,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就算易凡凭借着一身武力强行逃出去,在这样一个信息科技如此发达的社会里,无论逃到哪里都无所遁形,更不利于他展开自已的大计。

    这次出现污点证人,确实让易凡有些措手不及。

    第二件忧虑的事,就是易凡方才在审问间里,内心突然涌出一种杀戮的冲动。

    尤其是在清理完向成天的残部后,易凡手刃鲜血,这种冲动更是频繁涌上易凡的心口,让他隐隐有一种无法控制体内仙魔气的不安感。

    这种不安感,似乎也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臭小子,耳朵进屎了吗?!没听到铁牛哥叫你过来?!”

    易凡正思虑着,对面已经传来一声怒骂。

    眼角下塌的瘦子已经挥着宽大的囚服,站起身来。

    张铁牛的嘴角也是挂着嘲弄之色,眼神不善地盯着易凡。

    正为张铁牛揉捏着双肩的白发老头,脸上满是担忧神情,暗暗向易凡使了个眼色。

    易凡显然心思并不在此处,若无其事地在张铁牛三人对面的空床上盘坐下来,干脆闭目养神,思虑着如何应对体内仙魔气的躁动。

    若自已任由这种杀戮念头滋生,恐怕会步上青羊子早年的后尘,变成杀人狂魔的“青魔”。

    他易凡自问可没有青羊子的天赋和功力,可以控制这股杀人的冲动。

    “喂!你小子到底听见没啊!”

    “还有,铁牛哥同意你坐床上了吗?”

    “你还敢闭眼!?进号子之前吃了豹子胆了?!!”

    塌眼的瘦子嚷了两声,见易凡仍是没有反应,怒火早就烧到眉毛上,露出一口恶牙。

    张铁牛也没料到对面这小子竟然完全没被自已的气势威慑住,肩膀上肌肉一硬,脖子咯噔地扭了两下,示意旁边的瘦子动手教训下对方。

    “啊……”白发老头自然知道什么意思,揉捏着的双手一僵,赶紧冲易凡挤眉弄眼。

    可哪有什么作用?

    对面年轻人还是双眼闭着!

    “干-你-大爷!”

    瘦子终于忍无可忍,手下抄起一只绿色的胶底布鞋,就冲易凡脸上丢去!

    鞋子带起风起,一步的距离转眼就到!

    更何况是闭着双眼的人,怎么可能躲得过?

    塌眼瘦子正想着这一击打中脸部之后,接下来要怎么让这小子求爹告娘。

    突然,只见易凡的头部往左侧轻轻一歪,明明快要挨着脸上的鞋子,一分不差地从易凡侧面熘过去!

    啪!

    鞋子打在墙上。

    “半眼瞎,打中了没?”

    监狱外面虽然看不到里面的场景,但早就听到了争斗声,无不为塌眼瘦子喝彩。

    塌眼瘦子愣了愣,顿时觉得脸上无光。

    “你还敢躲?!”

    塌眼瘦子突然怪叫一声,像恶犬一样窜出,挥起右拳向易凡打去,同时左手五指屈成爪,随时留有后手!

    别看他身形瘦小,在牢中跟着张铁头打斗多了,自然有几下子!

    如此近的距离,他就不信了对面这小子能滑手到哪里去!

    “半眼瞎,弄他!”外面听到塌眼瘦子的叫声,自然知道怎么回事,早就兴奋一片。

    张铁头冷嗤一声,这些外面进来的楞头新人,不下点狠手,还真以为这里跟外头的世界一样。

    拳头带风!

    极速之中,塌眼瘦子眼看一拳就要打在对方脸上,心中狂喜,手上又加了一份劲道!

    “咦?!”

    瘦子只觉得手上一空,拳头竟然从对方的脸上直接穿了过去,就像打中一个虚影一样!

    他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右侧传来一股巨力,像被一头蛮牛勐地撞上,整个人立即腾空弯成弓形,反射朝着铁门弹射出去!

    咚!

    一声闷响响彻整个监狱,塌眼瘦子拖着两股鼻血,从铁门上慢慢滑了下来,嘴里咕噜咕噜骂着什么,显然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哗!”监狱过道传来阵阵嘘声。

    “怎么样,半眼瞎是不是弄死那小子了?”

    “不对啊……听着像是半眼瞎的叫声啊……”

    “啊?!”

    过道两侧数十扇铁门栏杆上,突然挤出无数个头,争着往108号监房里张望着,可哪看得到什么。

    咚!

    “哎哟卧槽!”

    这回是张铁牛震惊得站了起来,一头撞在上铺的钢板床上!

    “你他-娘还是个练家子啊!”

    易凡刚刚这一晃身,张铁牛眨了一下眼皮,半眼瞎就飞出去了,他只道是对面是深藏不露的练家子。

    张铁牛一手揉了揉头上的痛处,双眼却警惕地盯着易凡。

    他以前也在牢里也打残过几个练家子,不过都是在狱警组织白天“坐板”的时候带着兄弟们动手,以多打少的情况下,不论对方武功再高也会被怼死。

    单独动手的机会还比较少。

    “不过……”张铁头定了定神,眼神有些疑惑。

    对面这小子的身板和长相,实在是太普通了,怎么看,都跟以前的练家子差远了。

    此时的易凡,正在压抑心中刚冲涌上来的杀戮冲动,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仍是闭眼盘坐着。

    过了三秒。

    ,顶上仅有8瓦电的铁铸灯泡,昏昏闪了两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静。

    本是剑拔弩张的张铁头,两个拳头一直捏在空中,愣在当场,一下显得有些尴尬。

    “干什子娘!”

    张铁头想起自已可是这监狱东区的狱头儿,何时受过这种鸟气,胸中怒火顿起!

    “铁牛哥,消消气啊……年轻人不懂规矩!”白发老头一见这架势,知道大事不妙了,赶紧起来打和场。

    “死一边去!”张铁头大手一挥,白发老头早就哎哟一声,摔进床角里。

    “哼!”张铁头眼角瞥了一眼在地上呻吟的瘦子,心道那个半眼瞎子哪能跟自已比,就算对面是个练家子,自已只要用点计谋,再凭一身蛮力,大力出奇迹,还不把这小子揍成肉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