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超级闲婿 > 第29章 第29章 罪恶之手

第29章 第29章 罪恶之手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醉酒的人一般分为三类。

    一言不发、蒙头大睡;叽叽喳喳、说个没玩没了;借酒撒泼、吵闹不休。

    纪薇属于第二类,说个没玩没了。一会问段宁是谁,一会问客户意向书有没有签,后面又拉着段宁说她家爷爷是如何如何偏心,就因为是女儿身,连进总公司工作的机会都不给她。

    “我…我爸妈自诩知识分子,脸皮薄,不好意思跟我那几个叔叔姑姑争!嗝--”

    “可…可我就不服气!凭什么啊?啊--凭什么?难道就因为我爸妈生不出儿子,爷爷就要歧视我家啊?我不服气!”

    段宁好气又好笑,用冷毛巾敷在她额头上。

    纪薇一把打掉他的手,瞪着眼睛问:“你笑什么?是不是也认为我是女人,所以没资格进总公司工作?”

    段宁坚决的说:“不!我要是集团董事长,肯定把你安排在执行董事的位置上。”

    “咯咯--说的倒是挺好听,可惜,你不是我爷爷,更不是集团董事长。”

    一醉解千愁的同时、酒精也可以无限放大人内心的痛苦。本来纪薇心里可能只是有点不甘心,但醉酒后就变成了自怨自艾。

    说了一会烦恼之后,纪薇突然又拽着段宁的手坐了起来,“我要上厕所。”

    把她扶起来后,纪薇便挣脱开他的手,自己撑着墙壁朝卫生间走去。

    “嘶嘶---”很快卫生间响起窸窸窣窣的水流声。

    往常这样敞开门上厕所,对纪薇来说可能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喝醉后思想就变得麻木了起来,甚至根本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段宁笑。人醉心不醉,等纪薇明天早上清醒过来,想到今晚的事情、估计能一头撞死。

    出来后,纪薇又喊渴,段宁早早帮她准备了蜂蜜水,等喝完后便呼呼大睡了起来。

    “呼--”

    段宁喜欢烧菜不错,但伺候人的经历确实不多。尤其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名义上的老婆。

    帮她把被子盖好。怕她半夜渴,又去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柜。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后,关灯、下楼!

    ……

    刚洗过澡,又弄了满身的酒气,段宁回房间拿了套睡衣去了洗漱间。

    刚走进去,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传来,段宁下意识朝淋浴间看去,磨砂玻璃后,一个朦胧的身段正对着花洒仰头挺胸,那优美的曲线、以及胸前两粒凸起,看得段宁心下一热。

    “啊--”里面小小人儿也发现了外面的动静,惊呼了一声后、猛得蹲了下去,双臂紧紧护住胸前。

    “你……你快出去啊!”

    段宁退了出去,站在门外咂摸了下嘴道:“这么大姑娘了,洗澡也不知道锁门。”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大概二十分钟后,段宁房门被人敲响了,开门一看,正是纪萌萌。

    小丫头脸蛋红扑扑的盯着他看,水濛濛的大眼睛里分明还挂着丝羞涩,但嘴上却凶巴巴的问到:“说,你看到什么了?”

    这种事打死也不能承认啊,段宁装蒜道:“你说什么?”

    盯着他的脸看了会,见到没什么异样后,纪萌萌竖了一下小拳头,威胁道:“算你聪明。”

    等她上楼后,段宁才抱着衣服去了洗浴间。

    里面还飘荡着洗发水的花香味,段宁脑海里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刚刚那个窈窕的身影,然后身体某个部位可耻的硬了。

    前世段宁每回在任务结束后,都会找个女人来发泄心灵的恐惧,直到后来遇到Diana和joanna。

    不过有时候Diana或ioanna不能及时赶到身边的时候,他也会偷吃一下,这无关道德,纯粹是生理需要。

    然而来到这里以后,出于各方面的原因,他到现在连个念头都没产生过。

    段宁身强体壮、龙精虎猛,谦和的外表下掩藏的是食肉性动物的本质。受到刚刚那一幕的刺激,压制在心底的欲望一下膨胀开来。

    单手扶墙,任由水流冲刷着头发,脑海里想象着不堪的画面,手慢慢朝下面伸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纪薇扶着额头坐了起来,听到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声,心里惊了一下,等看清是在自己家后,纪薇问道:“谁?”

    没过一会,嘴里含着牙膏沫的纪萌萌、从卫生间里伸出了小脑袋,嘴里含糊不清说:“呜呜--快起来,我要迟到了。”

    “咦,你什么时候来的?”

    说完纪薇感到嗓子眼一阵难受,见到床头柜上有杯白开水,顺手就端起来喝了两口。等喝完擦发现,水居然是温的,还有丝丝的甜味。

    纪薇以为是妹妹帮她倒的,心里小感动了一下,赤脚走进了卫生间。

    两姐妹洗漱过后,临下楼前纪薇才想起来问说:“你昨天晚上就过来啦?”

    “对啊!”

    “小攸呢?”

    提着书包的纪萌萌、幸灾乐祸说:“她随母后大人回了慈宁宫。”

    “小调皮鬼--”纪薇伸指戳了一下她白皙的额头。

    “嘻嘻~”

    两姐妹下楼,习惯性朝餐厅走去,然后就看到光秃秃的餐桌。

    纪萌萌惊呼道:“段宁居然没做早饭!”

    段宁正从洗漱间走出来,额前发丝还挂着水珠呢!见到纪萌萌气鼓鼓的样子,老脸不由一红,“今天起得有点晚了。”

    挎着肩包的纪薇朝纪萌萌说:“走吧,咱们出去吃。”

    “我下面给你们吃吧!”

    说着段宁已经朝厨房走去,“很快的,五分钟就好。”

    “那就等一下吧!”纪薇站在那里想了一下说。

    纪薇这几天吃段宁烧的早饭吃习惯了,再出去吃那些商家卖的早点,怎么都不是那个味。

    还有个最主要的事情,纪薇这人有轻微洁癖。自从有一次看到服务员端早点过来时,把大拇指伸进了粥汤后,她再也没在路边摊吃过早点。

    就在这时,段宁喊道:“要放香葱吗?”

    “不要!”

    “要!”

    一个要,一个不要,段宁把切碎的葱花撒在其中两碗上,转头冲姐妹俩说:“还楞在那里干嘛,快坐啊!”

    把没放葱的端到纪薇面前,小姨子荤素不忌,和段宁一个口味。

    两个人吃着的同时,段宁回到厨房洗了个黄瓜,抄起水果刀,“duang、duang、duang”一阵猛剁,那富有节奏的韵律听得餐厅里的姐妹俩都忘记吃面了。

    “哇塞,段宁这个刀法都能去当厨神了!”

    纪薇眼睛里也有一丝神采闪过,但没说什么。

    前后一分钟没要,凉拌黄瓜已经送到了桌上,段宁又把昨天吃剩的德国泡菜端了出来。

    “快吃啊,傻楞着干嘛?”

    纪萌萌凑着鼻子、憨态可掬的望着他:“段宁,你不去当厨师真是可惜了。”

    “笨蛋,喜欢唱歌不代表一定要去当歌星啊!”

    见她还想说什么,旁边的纪薇提醒道:“还有一刻钟你就迟到了。”

    “啊……”纪萌萌惊呼了一声,连忙狼吞虎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