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侠辉不灭 > 第2章 第2章 红衣女子

第2章 第2章 红衣女子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骄阳西落,日渐黄昏,深山植被茂密,已变得有点昏暗。一处破败的陵园位于山脉深处,被参天大树遮盖,一阵阵习习微风吹过,光透过密林斑驳的洒下,与陵园的萧条相衬,整体显得有点幽深。

    突然,陵园中一座坟包慢慢的凸起。

    随着凸起渐高,一条条裂缝开始密布于坟包上,宛若开启了一道道地狱深渊一般。

    “咿呀……”

    间或的还有一阵阵呜咽声响起,伴随着习习微风传出好远,回荡在整个陵园中,惊悚而又恐怖。

    这时,一女子突兀的出现在陵园中,她容貌绝美,在一袭血红色衣袍的衬托下,愈发显得娇艳。她还有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但却毫无生气,宛若两谭深泉,给人一种漠视生命的感觉。

    此刻,她静静的倾听着……

    咿呀的声音还是随着习习微风传来,让人把握不准发出声音的方位,女子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一双眸子显得愈发幽深和冷漠。

    不知是察觉到那女子的存在,还是其他原因。在女子蹙眉后,那方坟茔停止了开裂,坟包也不在向上凸起,咿呀的声响也停了下来,似乎刚刚的那一切皆是幻境一般。

    过了半响,那咿呀的呜咽声也未曾再度响起。见此,女子眉头舒展了开来,她淡漠的扫了陵园一眼,旋即身影一闪便离开了陵园。

    ……

    “我牧屿重生了吗?”

    女子离开不久,一道淡淡的人影从坟墓上方浮现,继而缓缓凝实,那是一位年约二十岁的男子。他突兀的出现在那布满裂缝的坟包上,身上仅缠绕着几块腐烂的布条,都无法有效的遮挡身体,而且还散发着一阵阵腐臭味。

    更令人奇异的是那男子身后还有着一道模糊不清的影子,仿若一个恶鬼附在他身后一般。

    “华夏帝都陵园竟然残破成这样?”

    牧屿看着那倾倒在地,缠满了蔓藤的陵园指示牌,他脸上有着难以置信,还有一股无言的愤怒。

    整个陵园遍布杂草,一块块墓碑显得斑驳,有的甚至已然倾倒在地,这一切无不显示着这处陵园早已荒废,很久无人来此祭拜。

    “天魔帝,我因你而重生,但你还是该死啊!”牧屿回首望着身后浮现的影子,神色复杂莫名。

    牧屿患绝症,身体失去了生命征兆,但他的灵魂却未曾消散。

    因为他是一名心灵导师,一名破除了四重心劫难,成功凝练了灵心的心灵导师。灵心不仅包含着无比精纯的心灵力量,而且可庇佑灵魂一段时间不消散。

    在牧屿身亡不久,地球恰巧联通了那神秘空间,一群天魔在天魔帝的率领下,穿过时空壁障,来到了地球。

    灵心中那磅礴的心灵的力量吸引了天魔帝,他带领着一小部分天魔降临了这方陵园。结果数万为牧屿送行的学生惨遭天魔侵蚀,仅有极少数的人逃离出去。

    天魔帝也遁入牧屿的坟墓,欲侵蚀牧屿,夺取那磅礴的心灵力量。但结果却出乎天魔帝的预料,他不仅未能夺取那磅礴的心灵力量,反而被牧屿的灵心镇压。

    因为地球不同于那神秘的地方,世界规则自然也就不同。在地球,天魔一旦入侵生灵的后,就会与该生灵融于一体,失去所有的能力和力量,除了天魔本源魔性!

    如果本源魔性无法将该生灵的心灵魔化,那天魔就会成为该生灵手中的一柄魔剑,甚至化为该生灵的养料;如果能够将那生灵的心灵魔化,那天魔会将那生灵转化为一种全新的生命。

    不言而喻,天魔帝仅仅凭本源魔性不仅无法魔化牧屿的心灵,甚至还被牧屿净化了极为微小的一部分力量和记忆。

    结果,天魔帝悲剧了,这些被净化的力量成为了牧屿重生的养料;被净化的记忆成为了牧屿的记忆,使得牧屿对天魔有了初步了解。

    “桀桀……桀桀……桀桀……”

    牧屿身后的影子摇曳,同时还有一阵瘆人的笑声在牧屿脑海响起,仿若在讥讽牧屿不自量力一般。

    “迟早有****会将你彻底净化!”牧屿暗暗发狠,他明白那的的确确是讥讽,也明白天魔帝为何会讥讽。

    他凝聚了灵心,灵心力量极度强大,可轻易抵挡天魔帝魔化,甚至还消耗心灵力量净化了部分天魔帝的力量和记忆,用于复苏和了解天魔。

    但并不意味着牧屿能够吃定天魔帝,因为一旦使用天魔帝的能力或者力量,视使用能力和力量的大小不同,就会不同程度的消耗心灵力量,从而加深被魔化程度。

    刚刚,牧屿想将坟墓撑开,但最终还是功亏一篑。无奈,他使用了天魔帝以实化虚的能力,才成功从坟墓中出来。

    可代价惨重,他差点被天魔帝魔化,身后甚至浮现了天魔帝的虚影。

    正因为如此,天魔帝才讥讽牧屿。因为,力量的诱惑比天魔本源魔性更可怕!被侵蚀的生灵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使用这柄魔剑,最终被天魔魔化。

    “诚然,我不可能完全放弃你的能力和力量,但你也未必能够将我魔化!”牧屿冷冷的看了天魔帝虚影一眼,迈步向着陵园外行去。

    “这……难道是?”

    刚迈出几步,便见到一具骸骨,牧屿不禁想起了那批为他送行的学生。于是,他顺着一条还未完全被杂草遮盖的小径疾步向陵园外走去。

    “这……这……”

    一具具白骨随意的洒落在杂草丛、古树下,牧屿神色渐冷。

    “累累白骨,他们都是因你而死,你真的该死!该死!!该死啊!!!”

    牧屿咬牙切齿,疼声咒骂。

    仅仅数千米小径,便有数百具人类的遗骸,可想而知整个陵园有多少人类的遗骸。这些遗骸恐怕全部是那些来为自己送行的学生,这又怎不令牧屿愤怒?

    牧屿木然的迈步向外,同时彻底净化天魔帝的信念也愈发坚定。

    “咦?”

    约莫半个小时,牧屿走出了陵园。他发现陵园外竟然有着一栋占地百来平方的木舍。木舍陈旧,显然有了一些年载。令牧屿感到惊奇的是,木舍窗户竟然隐隐有灯光透出。

    “难道有人?”牧屿暗忖。

    就在这时,牧屿感觉不对,似乎身后有着什么东西在窥视。他猛然向前窜出,继而回转身子,向身后看去。

    “这?”

    入眼处却一无所有,但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却未曾消失。

    此刻,天色已渐暗,月亮取代太阳悬挂在天际。淡淡银辉透过古木遮挡,肆意洒下。那随意洒在草丛中、树根处的累累白骨在银辉的照耀下,也显得格外明显。

    呜咽……

    一阵风吹拂过,树叶摇曳,白骨吱吱响,那神秘的红衣女子静静漂浮在牧屿身后,但牧屿却未能察觉。

    “什么东西,出来!”

    牧屿感觉头皮发麻,直觉被恐怖的东西盯上了。他暗暗戒备,一边四顾巡视,一边沉声喝道。

    刚叱喝完,那种不妙感觉遽然加剧。

    “要我出来?”

    还不待牧屿做出反应,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突然在身后响起。

    “不……不……”

    牧屿心猛的揪到一起,额头瞬间沁满了汗珠,仿若鸵鸟一般,他身子僵硬的回转身来,口中也在下意识的否认。

    “你……”

    映入眼睑的是一袭血红的衣袍和一张绝美无暇的脸,继而便是那双冰冷、毫无感情色彩的眸子。一与之对视,牧屿眼瞳猛然一缩,惊骇的连退数步,惊悚的看着那女子。

    女子美丽而妖艳,但却给牧屿一种可怖的感觉,尤其是那道眼神,仿若在看一个死人一般。这个感觉极难描述,但却深深烙印在牧屿脑海。

    “是你要我出来?”

    冷冽的声音再度响起,惊醒了牧屿。他凝神看去,只见那女子静静的俯瞰着他,那种被漠视生死的感觉油然而生。

    “姑娘你是何人?”

    牧屿咽了咽口水,艰难的问道。

    “是你要我出来?”

    女子眉头微微蹙起,似乎不满意牧屿的询问,三度问道。空气在此刻似乎凝固了一般,微风也似乎停止了吹拂,一股冰冷彻骨的气息将牧屿笼罩。

    PS:粉嫩新书,求虐爱,收藏、推荐、点击统统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