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美女赢家 > 第八百四十五章 好样的

第八百四十五章 好样的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峨洋创业到七点过,杨景行就回住处了,洗了澡换身衣服,提起母亲确定万无一失的行李箱就走,打了车到学校接孔晨荷。>

    孔晨荷比杨景行人缘好,七八个人来送行,不过也让杨景行沾了点光,得到几句旅途祝福。

    孔晨荷的行李箱也不小,让司机为难了一下,后备箱都合不上,不过还是要尽快上路,已经近九点,根据司机的经验,不宽裕了。

    两个人都在后座,杨景行欣赏一下孔晨荷的新型新衣服,笑:“好看是好看,路上就辛苦了点。”

    孔晨荷有点不好意思:“上飞机外套脱了,头不乱就行了……昨天晚上试了,早上还好。你只床两件?法拉克福冷!”

    杨景行不要脸:“我浑身热乎。”

    孔晨荷呵呵:“你等会给不给昕婷打电话?”

    杨景行点头:“等到机场。”

    孔晨荷惋惜:“不过我们到的时候她肯定在排练,已经排了两次了,乐团都特别喜欢,好多人好激动的。”

    杨景行呵:“她没谦虚了?”

    孔晨荷有自信:“我根据她的描述再还原,还原度至少百分之九十!哎呀,糟糕,要是我们路上,她打电话怎么办?”

    杨景行没想过:“没这么巧吧……”

    一路上聊着,两个人都要接电话,孔晨荷接家里的,杨景行接老师的,好像也没多长时间会就到了机场,十点还差一刻呢。

    下了车,各自提上行李,进了航站楼,轻车熟路找到办票点,生意还不错呢,杨景行和孔晨荷选择了同胞地勤人员。

    地勤长得顺眼笑得温暖用语标准:“您好,欢迎您乘坐……”

    杨景行都不听完头等舱所能享受的各种服务:“不用了不过专门服务头等舱的地勤人员还是来了,并且立刻决定让孔晨荷享受头等舱的地勤服务,作为送给杨景行第一次乘坐该航空公司头等舱的礼物。

    杨景行差点就问你咋知道我是第一次呢。

    什么事都不用操心了,两个人空着手脚跟着领路的进了休息室,确实和外面大不一样。地勤介绍各种,除了吃喝娱乐,想沐浴洗澡也没问题,小睡一会也行,会有专人叫醒并协助登记。

    杨景行怕人收钱吧,什么服务都不要,再次给甘凯呈打电话。那两口子是飞习惯了的,没这么猴急,估计还得半小时才能到。

    给家里报平安后,杨景行再给喻昕婷打电话:“上班了没?”

    喻昕婷说:“到了,下午要排练你交响曲。”

    杨景行说:“这是让你偷够懒了。”

    喻昕婷嘻嘿:“……没有,上午我练习。”

    杨景行说:“我们到机场了,还有三十个小时,布置个作业,拉威尔,水。”

    喻昕婷居然不抗议:“嗯!”

    杨景行说:“好好练,明天下午检查。”

    喻昕婷又嗯。

    杨景行说:“不说了,挂了。”

    配合了一下孔晨荷密谋成功的得意后,杨景行又打电话给齐清诺:“喂。”

    齐清诺嗯:“等登机?”

    杨景行嗯:“怕有什么万一,给你打个电话。”

    齐清诺呵一声,好像不知道骂什么好:“……抓点紧,要打的多。老干妈呢?”

    “还没来。”杨景行贱嘿一声,想起来:“上周末康有成给我打了个电话,像是试探,可我告诉了他个坏消息。”

    齐清诺说:“不影响,想要什么情报我可以不保留,不过我觉得于事无补。”

    杨景行感激:“有你这句话就行。”

    齐清诺提醒:“你也别太热心。”

    杨景行呵呵:“没事了,早点睡。”

    齐清诺笑:“睡不着可以和空姐聊聊天。”

    杨景行哈哈,挂了电话,看着对面低头思考什么问题的孔晨荷,邀请:“吃点东西。”

    半自助食物是免费的,虽然这大晚上的种类不多了,但是杨景行不讲究也不客气,风卷残云。孔晨荷的脸皮也是够坚强,居然敢和一个想把头等舱冤枉钱吃回来的人坐一起。

    杨景行不停嘴的胡吃海塞,让服务人员站在稍远处看了他好久,经孔晨荷提醒,杨景行回头问:“有事吗?”

    人家还要道歉呢:“对不起……”

    原来是来让杨景行办什么会员积累历程的,好处当然是多多了,可杨景行没兴趣,继续吃。

    孔晨荷还帮杨景行找借口:“昕婷是说飞机上的一点都不好吃……”

    刘苗来电话了,杨景行立刻吹开了,现在自己如何多么享受。

    刘苗鼓励:“使劲吃,别当饿死鬼……有什么遗言没?我帮你告诉雪雪。”

    杨景行气愤:“你这个乌鸦嘴,生日礼物给我退回来。”

    刘苗叫嚣:“自己来拿,不稀罕……哎,雪雪也快了,你在美国给她买一个。”

    杨景行真会找借口:“美国的东西配得上雪雪么,我再给你买一个,叫你咒我。”

    刘苗还嘿嘿呢:“谁让你,要上飞机还没个电话……你道歉,我就收回。”

    杨景行说:“还有一个多小时,最重要的排在最后,我刚跟峰哥打完电话……”

    刘苗急问:“我们之后还有谁?”

    杨景行说完:“马上就是你们了。”

    刘苗笑:“滚……除了你妈还有人送你没?”

    杨景行说:“我妈都没送,他们回九纯了。”

    刘苗一点不同情:“活该,要是我和雪雪在,起码两个寝室,美不死你!”

    杨景行鄙夷:“现在说这种大话,在平京一个没给我介绍。”

    刘苗觉得是:“我带人去了,你自己没把握机会……”

    两个人毫无营养地浪费电话费,直到杨景行看到甘凯呈两口子:“不说了,我同事来了。”

    刘苗不耐烦:“到了打电话,一路艳遇……给雪雪打电话!”

    甘凯呈跟杨景行一个德行,还没坐下就去找吃的了,他老婆就对孔晨荷热情一下,邀请过去了到家里玩,其实过夜休息也不成问题的,自己的女儿挺能干的,一个人把家里弄得井井有条。

    甘凯呈吃上了嘴巴还不放松:“你不给你前丈母娘打个电话?”落得老婆一顿训斥。

    不过当老婆想尝试着评价一下詹华雨的为人或者价值取向时,甘凯呈又报仇了。

    边聊着天,杨景行边给夏雪了条短信:我去体验检查资本主义的邪恶堕落了,免得你们这样的优秀人才流失。

    夏雪回复:一定要深入体验,回来请现身说法。

    王蕊是掐着点短信,杨景行几个人都要上飞机了。

    虽然有三个头等舱朋友,但是甘凯呈老婆还是没为她争取到升舱。不过甘凯呈老婆又说商务舱的性价比是最高的,也挺舒适,服务不差,睡觉不成问题,洗漱包什么的也都有……

    所谓头等舱也没传说中那么豪华宽敞,就是私密性好一点,可以躺平睡觉,最让女人欢喜的是空气质量好。有中国空乘,确实周到体贴,无微不至后都开始为客人设计休息时间以便调时差了。

    杨景行这三人暂时不需要私密性,先坐一起聊聊天,喝点睡前酒。杨景行这才知道甘凯呈在纽约有两处房产,一个是女儿上学方便的公寓,还有一栋长岛的房子,算不得什么别墅,当初买的时候不比杨景行的那套房子贵多少。

    对于嫂子的热情,杨景行说自己可能不必打扰了,要见见朋友什么的。

    甘凯呈好奇杨景行在纽约还有什么朋友,没听说过啊。

    杨景行说:“你见过,《霞光》的作词。”

    甘凯呈意味深长点头,表演杨景行:“你好样的!”

    杨景行还解释呢,老同学异国他乡见个面不是很应当的么。

    起飞稳定后大家各自洗洗睡觉,也是半夜了。这一路先飞十二个小时,到法兰克福中转停留六个小时,然后再坚持九个小时就到纽约了。

    空乘时不时溜达一趟,虽然杨景行没按钮,但他长时间睁眼望天的样子显得有些不正常,空乘得关心一下:“杨先生,有什么不舒适吗?”

    杨景行摇头:“不是,没到我的休息时间,不用管我。”

    空乘微笑:“你可以看看电影,需要报纸和杂志吗?或者音乐,可以帮助睡眠。”

    “不用。”杨景行摇头,问:“纽约你熟悉吗?我第一次去。”

    空乘摇头:“不怎么熟,我们机场宿舍两条线,一般不太有时间逛。”

    杨景行有点小不满:“你等我开口约了再说没时间啊。”

    空乘稍微一愣,然后依然礼貌微笑:“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的确没时间。”

    杨景行点头:“长时间飞行是有点辛苦,中转的时候你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空乘摇头:“也不行,时间很紧。”

    杨景行佩服:“你怎么总是快人一步。”

    空乘呵呵得有点干了:“那我先到前面去,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再叫我。”

    杨景行有点沮丧:“你防御力太高了,我先想一下再说。”

    祖国时间应该凌晨两点多了,空乘又来转悠,视线接触之后,对杨景行礼貌微笑了一下。

    杨景行一下坐直了,压低声音抗议:“你怎么又知道了?我想了这么久才想好。”

    空乘保持微笑,路过两步,然后后退一步,有点好奇:“我什么也没说。”

    杨景行说:“我本来想跟你说,你这么漂亮,就算不笑肯定也很好看,你就是不如我的愿。”

    空乘职业素质不错,保持笑容:“谢谢,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吩咐。”

    杨景行恼火:“我再好好构思,下次一决胜负!你晚点再过来。”

    空乘压抑咯咯几声,陡然暂停,继续巡逻。

    祖国时间凌晨四点多,空乘站得有点久了,所以一只手肘靠在杨景行的电视上方说话:“……空气太干燥了,旅客一般短途可能体会不到,但是我们的皮肤坏得好快,一两年下来就特别差,所以你看一般的空姐妆都很厚。”

    杨景行点头:“太佩服你了。”

    空乘说:“到那一步了你必须想办法,我仔细一想,把钱送出去,我还不如好好学学英语,此处不留爷……以前读书还有点基础,也不是特别难。”

    杨景行好奇:“我相信你未来肯定有计划。”

    空乘说:“准备再干个三四年,最多五年,改行,活轻松点。”

    杨景行说:“五年后我就不飞汉莎了。”

    空乘呵呵,然后怀疑:“我觉得你是骗我的,肯定不是第一次。”

    杨景行责怪:“你没先前聪明了,骗你干什么。”

    空乘审视:“谁知道……你去旅游还是干什么?”

    杨景行说:“出差。”

    空姐更怀疑了:“我看不像。”

    杨景行真诚点头:“真的。”

    空乘打听上了:“c舱的是你秘书?”

    杨景行摇头:“她是去见朋友,我们同路。”

    空乘点头:“看也不像……”

    明显大年纪的白人空乘轻巧走过来,看着窃窃私语的客人和同事,先对客人微笑弯腰,说的是英语:“希望我的同事没有打扰你的休息……”

    同胞空乘虽然没受惊,但还是立刻端正了姿态。

    杨景行对白种女人摇头:“她没打扰我,我需要她帮助我休息,我有轻微的飞行恐惧,如果没人和我谈话,我会感觉难受,我非常感谢她。”

    同胞对白人说:“是的……先生,这是我的荣幸。”

    杨景行又说:“现在我觉得我可以睡上一觉了,谢谢你们。”

    白人做出欣慰的样子:“祝你好梦。”

    同胞也继续英语对杨景行:“大约三个小时后,我们会提供早餐,需要我叫醒你吗?”

    杨景行点头:“当然。”

    这狡猾的外国佬,吃早餐的时候,叫醒杨景行的变成个年轻女白人了。还头等餐呢,世界名厨设计菜单呢,甘凯呈和杨景行都认为简直没法吃,要是来一笼热腾腾的汤包该多好。

    这算是飞机里的早晨啊,虽然外面肯定一片漆黑,头等舱的精英们就报纸杂志地读上了,还有电脑办公的,也有悠闲品酒的。

    年轻女白人收拾着东西问杨景行:“先生,你现在还觉得不舒服吗?”

    杨景行摇头:“并没有。”

    年轻女白人又说:“如果你需要的谈话才能感觉好一点,我想只有莹能帮到你,是吗?”

    杨景行看看空乘,说:“我没看见她,让她休息一下吧。”

    白人空乘还表扬呢:“先生,你真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