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美女赢家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老板

第三百二十七章 老板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三个乐团的工作人员吃完了准备离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主动跟三零六打招呼:“齐团长亲自率队啊。”

    齐清诺微笑回应:“我随大流的。”

    大家都客气几句。

    那几个人走后,王蕊就告诉杨景行那个女人就是她们之前说过的美女,在乐团负责国资管理工作。

    年晴说重点:“以前没正眼看过我们。”

    杨景行笑:“斜着看还是比她漂亮。”

    王蕊嘿嘿笑,旁边的郭菱连忙凑过来:“说什么?”

    吃完饭回乐团,女生们去休息,杨景行离开,直接去找成路乐队。这次杨景行没提前打电话,到的时候一点多,发现包括付飞蓉在内都在楼上忙装修。

    赵古的做法确实也不是多简单,墙上要先贴上泡沫棉,再用细木条钉架子,然后又填上泡模板,外面再用廉价的毯子遮上。

    杨景行打听装修材料花了多少钱,赵古不肯透露,直说没多少。

    高辉站在凳子上高举榔头一下一下敲得吃力,期盼说:“等他们把钉枪弄过来就快了。”

    杨景行问什么时候,知道了是赵秀的堂弟只能他们等晚上放工了之后搬过来悄悄用一下。

    杨景行说:“那你们就辛苦一下,自己做有成就感。”

    大家都同意老板的说法,搞得杨景行自己也想找点成就感,接过高辉的活来干,一榔头一颗钉子,显得非常专业。

    边干活边聊一下艺术,杨景行叫成路和付飞蓉都不用太心急了,毕竟艺术这东西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

    杨景行都要把一面墙钉好了,赵古问起齐清诺她们演出的事,说是想去捧场。杨景行说是两个路子的东西,不过有兴趣也可以去看看,露天演出应该有值得看的东西。

    杨景行说起自己要回家一段时间:“……等我回来了再发工资。”

    赵古还说不急。

    大家齐心协力,付飞蓉也递一下材料涂点胶水,到两点多就吧两面墙的架子都钉好了。休息一下之后,开始下午的排练。

    杨景行给出一些表扬,但是又有新问题。

    五点不到,孙桥的女朋友赵秀来了,还带着估计二十岁不到的女孩。两个人提着些东西进了门,看着杨景行还没说话,孙桥就先责怪开了:“我们还没下班。”

    杨景行说:“下了,女朋友来了还不下班怎么行。”

    赵秀委屈掩盖气愤:“我们专门请假来帮忙……”

    杨景行说谢谢,赵秀就给他介绍:“我堂弟的女朋友,我们还是同事。”

    杨景行对那个青春痘有点多的女孩笑:“欢迎。”

    女孩笑笑。

    赵秀说:“四零二,就是他!”

    女孩有勉强笑笑。

    杨景行问赵秀:“你堂弟什么时候过来,一起吃饭。”

    赵秀立刻打电话开始催,杨景行就说要去接。

    于是赵古他们留下,杨景行和孙桥外加两个女人去接人。有点远,一路畅通快速还得跑二十分钟。

    赵秀给杨景行介绍自己的堂弟叫赵奎,别看才二十二岁,已经是个装修组长了呢。

    赵奎块头不大但是一把力气,一下就把钉枪和工具放进了奥迪后备箱,上车后还挺开朗健谈,给杨景行发烟。

    赵秀阻止堂弟抽烟,但是对杨景行说赵奎很厉害,别看才二十二岁,但是做装修这一行已经六年了,来浦海都四年了,技术很好,十分受老板器重。

    赵奎挺耿直的,脑袋往前伸了对杨景行说:“我婆子喜欢你的歌,我不多喜欢。”

    杨景行笑:“你要依着你女朋友。”

    赵奎老成:“女人嘛,肯定听老公的……以前我觉得歌星好不得了,不过一看我姐夫他们,还差点。你说他们什么时候能出名?”

    杨景行说:“这我不知道。”

    赵奎奇怪:“不是说认识了你要出名了嘛?有钱了,不说奥迪,起码也给我姐买一辆大众风光一回。”

    孙桥回头怒视赵秀:“又吹什么?”

    赵秀就骂堂弟,一连串方言让杨景行都没太听懂。

    孙桥换方针:“求你闭嘴!”

    赵秀很听话,脸都有些红了,但还是要问杨景行:“你笑什么?”

    杨景行说:“我暗喜……你对孙桥这么好,他还敢吼你,我要拜他为师,学几招以后用。”

    赵秀连忙解释:“他就敢嘴上说,也就现在,怕在你这没面子,其实他人好,对我也好。”

    孙桥阴沉着脸懒得说话了。

    赵奎才不怕孙桥,继续问杨景行:“你是不是就相当于当官的?歌星就好比做生意的?他们有钱,但是你有权,歌星还是要求你,给你送钱?”

    杨景行摇头:“我是给经商的打工的。”

    赵奎才不信:“那你不是和我一样!?我一个月才五六千块钱,虽然还可以,但是什么时候能买车买房?我姐说,你写的歌就好比工程,做生意的要接工程,就要求你办事。”

    杨景行笑着解释:“不一样,我要求别人唱歌,赏口饭吃。”

    赵奎思考了一下:“我估计也没那么好……不过你还是比我们有钱好多。”

    赵秀又开始了,很诚恳的神情语气:“四零二,你多帮着点他们啊。你的恩情我们肯定不会忘,孙桥混好了,我让我妈天天念经保佑你!”

    杨景行说:“其实是孙桥他们帮我……不过我也希望他们能越来越好。”

    赵秀兴奋:“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知道你们这种人说话都是一言九鼎!”

    赵奎也表决心:“用得上我的,只要一句话!只要出名了,我就是给他们当个搬运工也比现在有钱嘛。”

    杨景行同情地看孙桥:“你肯定好大压力。”

    孙桥笑笑,又叹气摇头。

    杨景行说:“不能叹气,要努力。”

    孙桥点点头。

    到了后就急着吃饭,音乐人们晚上还得上班呢。赵奎要拿一箱啤酒,还教训起姐夫来:“老板请客,你们不把老板陪好,绝对不行!我就说你这人不行,不懂!”

    赵古劝:“少喝点,老板还要开车。”

    赵奎鄙夷:“喊个代驾嘛,几十块钱出不起?我有电话!”

    杨景行笑:“不对,今天是你来帮忙,应该是我们把你陪好。我先来,你想怎么喝?”

    赵奎血气方刚:“先吹一瓶!”

    杨景行点头:“来。”

    赵奎也是豪杰,一瓶啤酒几乎一滴不漏,不过速度输给了杨景行,他很是佩服:“看看当老板的!”

    杨景行说:“如果我是老板,你也是当老板的料。”

    赵奎说:“虽然目前还不成熟,但是是一定的!”

    不过和杨景行对吹了三瓶后,赵奎就说自己晚上还要做事,不能继续了,但是叫喊着要其他人继续陪好老板。

    可都还得上班呢,高辉笑:“我就说你不懂,晚上还要上班,老板还在,你要我们喝酒,砸我们饭碗!”

    赵奎痛定思痛:“我姐和我婆子没事,你们陪老板!”

    杨景行吓了一跳:“不行,她们是女生,等会还要帮你,今天你们辛苦了,我们下次找机会好好喝。”

    已经脸红的赵奎瞪眼:“第一次见我婆子,她天天说你的歌好听好听,不表示一下怎么行……”

    孙桥拍桌子:“你放尊重点!”

    赵奎站起来:“我这就是尊重,你们才是不尊重……他比我还小几岁呢,我不知道?”

    杨景行还是哈哈笑:“这样,你说要表示就表示一下,她们一杯,我一瓶,今天就到此为止,下次一定陪好你,行不行?”

    赵奎连连点头:“婆子,给老公找个面子!”

    赵奎女朋友果然很听话:“老板,我敬你。”

    赵秀比较猛,喝了一杯又来二杯,被孙桥骂后还理直气壮:“四零二瞧得起我……我和他吹!”

    杨景行和赵古好一阵好说歹说,才算平复了赵秀的激情。

    赵奎又要敬付飞蓉,理由很大:“……你出名了我姐夫才能出名……你别说,这点道理我知道,肯定要靠你……你肯定要出名……你敢不相信老板!?”

    杨景行笑:“这杯可以喝了,没事。”

    付飞蓉就喝了一杯。

    完事后已经六点半,付飞蓉他们急着去上班,赵奎几人留下来做事。杨景行帮忙把工具搬上楼,看赵奎嫌弃地把之前的好多功夫都毁掉了,他要返工。专业的果然不一样,赵奎虽然脸还红着,但活做得麻利漂亮。

    杨景行也帮不上忙了,看了一会后就准备走:“我还有事,先走了,谢谢你们。”

    赵奎的女朋友终于舍得主动说话了:“哎,四零二老板……能不能帮我要一张程瑶瑶的签名照,行不行?”

    杨景行点头:“行,我尽量,拿到了就给孙桥。”

    赵奎女朋友很开心的样子,赵奎就羡慕了,也想要某个歌手的签名照,杨景行说不认识,但是会尽力找。

    赵秀又埋怨起孙桥来:“求他好多次,这麻烦那不好的!对你不就是举手之劳……别说是我的,又要骂我!”

    杨景行笑:“我嘴巴最严……你们注意安全。”

    回家的路上,杨景行给齐清诺打电话,两个人互相通报了位置,齐清诺在家里,杨景行就说:“那我不去酒吧了。”

    齐清诺问:“回学校当老师?”

    杨景行说:“不去学校,回家。”

    齐清诺说:“我妈说你今天和我爸一个德行。”

    杨景行哈哈:“太夸奖了,不好意思。”

    齐清诺又说:“不过书记对你对你印象不错。”

    杨景行说:“没人给他留坏印象。”

    齐清诺了解:“看的不是外在表现……我妈还问你对我的看法了。”

    杨景行担心:“千万别说实话,不然觉得我心怀不轨。”

    齐清诺笑:“就问今天的,似乎是怕你瞧不起我。”

    杨景行惊喜:“我演技还不错嘛。”

    齐清诺说:“可能是你对芬姨的态度让他们这么想。”

    杨景行奇怪:“我没什么态度。”

    齐清诺说:“我知道。不说这个了……忘问你了,你开车回去?”

    杨景行说:“开车方便一点,时间多不了多少。”

    齐清诺笑:“有点想送你,什么时候走?”

    杨景行说:“不用,免得我舍不得走。后天上午走,明天我去公司,不到学校了。”

    齐清诺呵呵:“好,我算算日子……真的那么重要?”

    杨景行说:“高考当然重要。”

    齐清诺问:“这两天不见面了?”

    杨景行说:“明天我接你下班,送你回家。”

    齐清诺咯咯笑着埋怨:“你就不能主动点?”

    杨景行说:“是我主动打电话啊。”

    电话挂了。

    杨景行又打过去,好一会才被接听,他问:“怎么断了?”

    齐清诺笑:“刚刚接电话太快,没好好感受。”

    杨景行笑了一会。

    齐清诺看不见:“不说话了?”

    杨景行说:“世纪公园的我就不过来了,学校的我尽量。”

    齐清诺说:“行,祝你的小朋友高考顺利。”

    杨景行取笑:“你以为你多大了。”

    齐清诺想起来:“下学期你是不是更没时间?”

    杨景行预计:“没什么差别,没特别计划。”

    齐清诺提醒:“有小朋友要来。”

    杨景行说:“还不一定,你们肯定会忙起来。”

    齐清诺说:“这点困难吓不住我。”

    杨景行说:“我也不必你差。”

    齐清诺呵呵:“那就好,你开车吧,我做事,不用再打了。”

    杨景行说好。

    齐清诺又说:“到家了说一声。”

    杨景行挺听话,到家后收拾一番了又给齐清诺打,问:“在做什么?”

    齐清诺说:“想学甜甜,弄首歌。”

    杨景行问:“改编还是原创?”

    齐清诺说:“原创……差不多了再给你看。”

    杨景行说:“我等着。”

    齐清诺解释:“觉得你现在对我影响有点大,创作上要回避一下。”

    杨景行笑:“我期待,你继续,我也去。”

    齐清诺说:“挂吧。”

    十二点左右,齐清诺给杨景行打来了:“等到睡觉了还没有,只好我主动。”

    杨景行责怪:“这么晚了还不睡。”

    齐清诺说:“上床了,晚安。”

    杨景行也是:“晚安。”

    (不好意思,晚了,但尽量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