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美女赢家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信心

第一百九十五章 信心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玩到了四五遍,两个姑娘是越来越有状态的。喻昕婷手臂有力,笑得有些甜美。齐清诺虽然没有夸张的肢体动作,但是脸也微微潮红。杨景行也没敷衍,偶尔底鼓三连音,踏板搓得不错,齐清诺听了也笑。

    看齐清诺准备脱外套,杨景行说:“休息,别脱,春捂秋冻。”

    齐清诺敞开了外套,摸着吉他说:“比蔡菲旋的好,借她用用。”

    杨景行点头:“明天我拿过去,你们去忙,我继续。”

    喻昕婷看齐清诺,齐清诺问:“等会吃饭?”

    杨景行说:“我晚上吃。”

    齐清诺邀喻昕婷:“走。”

    晚上七点多,挂着请勿打扰的四零二之门又被敲响了,不过杨景行没不高兴:“请进。”

    推门的是王蕊,后面跟着柴丽甜和邵芳洁。三个女生走进来,王蕊的步伐比平日轻柔小巧,打招呼:“杨景行。”

    杨景行问:“有何贵干?”

    王蕊关心:“你在做什么?”

    杨景行指指电脑。

    王蕊懒得看:“周末,玩会啊!”

    杨景行问:“玩什么?”

    王蕊说:“随便,拖拉机,恰恰四个人。牌买好了。”掏出来证实。

    杨景行有兴趣:“来。”

    邵芳洁拖桌子,柴丽甜搬板凳,王蕊自觉:“我们对家。”

    杨景行说:“我是高手,我带个菜的。”

    王蕊呵呵:“你和柴丽甜。”

    柴丽甜担心:“我不会记牌。”

    杨景行问:“我帮她记行不行?”

    王蕊大度:“行。”然后给杨景行讲一下规矩细则。

    杨景行说:“打一轮,输了明天唱歌。”

    邵芳洁豪爽:“没问题,切牌。”

    第一把,杨景行就开始无耻,打到收尾了提醒柴丽甜:“底牌起码三十分,还有三个二,一个大王。”

    王蕊看杨景行,只是眼神有些不满,但是没爆粗口。柴丽甜呵呵笑,犹豫了一下跟着杨景行的思路走,最终顺利一对收尾,赢庄还升级。接下来,就是他们一路高歌猛进,杨景行不停提醒,就差指挥柴丽甜该出什么牌了,几把就打十了。

    王蕊有些不耐烦了:“哎,你没意思啊!”

    邵芳洁也不满:“记这么准?”

    杨景行说:“我们直接点,底牌是梅花三,梅花七,方块六七九十qk。不是算我们输。”

    王蕊审视杨景行,庄家柴丽甜拿起自己的底牌看看,放下了呵呵笑。

    邵芳洁问:“是不是?”

    柴丽甜看杨景行,选择了不回答。

    王蕊威胁:“错一个怎么办?”

    杨景行说:“明天我请客。”

    王蕊把手按在底牌上,确认一遍杨景行的猜测了再揭开,一张一张地看,很郁闷地谴责:“玩牌就好好玩,失恋了不起?”

    邵芳洁和柴丽甜保持冷漠的中立,杨景行笑:“不了不起,打完,快了。”

    王蕊猛激动:“这把打完,二十分,扣底!”

    杨景行把自己的牌摆出来:“你们没机会了。”

    王蕊看一眼了扔牌:“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杨景行笑:“你情场得意?甜甜也不失意。”

    柴丽甜笑:“失意。”

    杨景行得意:“都失意就拼技术了。”

    王蕊不管了:“再不准打电话了!”

    继续战斗了半个钟头,杨景行和柴丽甜赢了。王蕊不服:“再来一把!”

    杨景行说:“八点了,你们再找人。”

    柴丽甜问:“给昕婷的?”

    杨景行点头:“差好多。”

    邵芳洁建议:“叫她来。”

    柴丽甜说:“去练琴了,我们下去吧。”

    王蕊也站起来,问:“怪叔叔,你没事吧?”

    杨景行问:“你还想输?”

    王蕊气愤:“走走走走走!”

    星期六早上八点不到,杨景行先去了四零二,把吉他和扩大器提去电教室。才来了五个女生,刘思蔓,邵芳洁,柴丽甜,郭菱,于菲菲。几个人本来围坐着,杨景行进门后整齐地行注目礼。

    “早。”杨景行打招呼。

    邵芳洁先站起来:“你也早。”

    柴丽甜来接下杨景行背着的dv,说:“老大快到了。”

    杨景行点头,把东西放好后准备离开,柴丽甜忙问:“你走了?”

    杨景行说:“去买水。”

    于菲菲说:“不用,都带杯子了。”

    刘思蔓说:“我们去。”

    杨景行说:“分工。”

    杨景行走下楼,出去的时候遇见背着两个盒子的何沛媛,问:“下午有活?”

    何沛媛点头:“……技术活。”

    杨景行说:“晚上呢?”

    何沛媛说:“知道。你去哪?”

    杨景行说:“买水。”

    何沛媛点点头,问:“她们倒没?”

    杨景行说:“甜甜她们。”

    杨景行从校外提了一箱水回去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十个人,就高翩翩还没到。今天天气应该不错,天外已经能看见一丝阳光。十个女生三三两两地站坐着,只有蔡菲旋已经开始试杨景行的吉他。

    齐清诺说:“我给翩翩打个电话。”

    杨景行说:“才八点半,等会。”

    其他女生迅速各就各位,杨景行问蔡菲旋:“习惯吗?”

    蔡菲旋点点头:“比我团里还好,一直想要这个牌子的……谢谢。”

    女生们看着杨景行打开电脑和投影,看着他站直,看着他看她们。杨景行说:“明天就四月了,先说好,别愚弄我,我没想给你们惹这么大的麻烦。”

    挺没意思的,女生们不笑。杨景行说:“不过既然走到这一步,还是要加油。先看一下……”

    杨景行播放录像,刚暂停,高翩翩气喘吁吁跑进来,然后一个急刹车:“……不好意思。”

    齐清诺说:“刚开始。”

    高翩翩连忙就位,杨景行继续讲:“这里齐清诺说过了,我补充一点,郭菱,其实这一部分你和二胡是差不多的,建议你不要过于追求新意,好几次你都拉紧了……”

    贺宏垂和龚晓玲是按时来的,很欣慰,监督了一节课。休息的时候,龚晓玲当众表扬杨景行:“不错,今天不陪女朋友了?”

    杨景行笑笑:“老师难得周末,您和贺教授回去休息吧。”

    龚晓玲说:“我就是来休息的。”

    等女生们上完厕所说完悄悄话后,再次准备开始。贺宏垂先郑重宣布:“本来计划清明让你们预演一次,来不及了。现在正式通知你们,十五号的晚会你们开场,再不会改变,好好准备!”下月十五号是一个大杂烩音乐会,就是去年到现在在国内外拿了奖的部分学生上台,唱拉弹吹的都有,算是明星云集很有分量了。想来贺宏垂作这个安排也不容易。

    女生们互相看看,没惊喜也没担忧。

    贺宏垂大声问:“有没有问题?”

    几个人回答没有,齐清诺举手:“我们等五一。”当然,五一的音乐节又是另一个概念了,现在就已经是遍地的宣传,到时候会来的不但有专家名家,也有明星偶像校友。以前只持续三天,今年有五天呢!

    大家都看齐清诺,都吃惊。

    贺宏垂问:“怎么?没信心?”

    齐清诺说:“有信心才等五一。”

    女生们轻笑或者夸张的表情,贺宏垂再看杨景行,他似乎有笑。龚晓玲挺有兴趣:“同意齐清诺的,举一下手。”

    年晴最先,拿着鼓槌的右手臂直直地摆了起来,冲着天花板。何沛媛跟上,柴丽甜跟上,高翩翩跟上……虽然或夸张或保守,但是都举手了。

    杨景行被聚焦后也举手。

    贺宏垂看着十几只手好一会,点点头:“好,由你们!”

    龚晓玲比较感性:“太好了,非常好,加油!”

    那就赶快开始吧。

    接下来三零六似乎士气高涨,这对演奏好全曲的部分又格外有利,所以再来一遍后,贺宏垂也要夸奖了:“不错,不错……保持这种状态。”

    一个小时后,在贺宏垂和龚晓玲的肯定下,计划提前,三零六开始练习之后朝结尾过渡的三弦部分了。

    这一部分,老师和学生们之前已经分析过了,不过今天贺宏垂和龚晓玲又一起强调一遍,龚晓玲甚至指出:“……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杨景行在写你们每个人的曲子时,都或多或少在感情上……呼应了你们个人。当然,我不是说他的感情有多么深刻伟大,但是至少,这两万多个音符都是值得你们仔细体会的,不是流水线产品!尤其这一段,何沛媛,你有没有感觉?”

    何沛媛看一眼面无表情的杨景行,稍微点点头。

    龚晓玲的双手运功一样在胸前由下往上反复不停抬气:“所以,你们要用心,用感情。这一段,每一件乐器对三弦的伴随,可以理解成你们的友谊……”

    贺宏垂就理性一点:“几个情绪的过渡要特别注意……”

    说完了之后开始,一遍下来龚晓玲就热烈鼓掌,对着何沛媛。其他女生看何沛媛有点落寞,落寞到眼睛有些湿润。

    难怪专家们都推崇三弦,千日琵琶百日筝,三弦半生学不会,看样子这东西蕴含的力量确实很大。这一段,从一开始的恬静优美,到之面的悲伤,然后是中间的铿锵,到达最后的温暖和谐,何沛媛都弹得非常到位,把乐曲和乐器的表现力充分体现了出来。

    贺宏垂好像受不了这一套,手势压制住其他女生要热烈起来的掌声,说:“不错,何沛媛……但是还有几点,刚刚笛子,怎么吹的?这里不该用那种,双吐吧……”

    问题是有不少,但是接下去解决得比较顺利迅速……

    贺宏垂看看时间:“十一点半了,你们看是再练练这一段,还是,我们重头到尾来一遍?”

    龚晓玲建议:“来一遍,来一遍。”

    杨景行拿起了dv,换上新带子。

    齐清诺站了起来,把椅子推后了提醒大家:“包括结尾。我先说几点,七十三页,注意看第二小节……”齐清诺的总谱阅读想象力也不是盖的,基本上每个人都提醒了一两点,女生们甚至会弹拉吹地赶紧感受一下。

    眼看就要通关了,开始之前,齐清诺再度提醒:“今天最后一遍,出错的晚上自己看着办。”

    女生们就绪了,齐清诺盯着年晴吐掉了口香糖后再温柔地看柴丽甜,打拍子开始。

    轻柔地的笛声似乎由远及近慢慢而来,二胡上去迎接她,古筝也参与进来……大家如同初次见面地相聚在一起,述说了自己,认识了别人……

    是一个女生全身心投入地演奏,神态各异。贺宏垂和龚晓玲也不一样,龚晓玲的肢体动作主要集中在脑袋脖子和右手上,始终比较温柔,一直提醒鼓励着演奏者。贺宏垂一会抬手,一会挪步,一会弓腰,一会扭头……表情也是喜怒哀乐丰富多彩。

    三弦近三分钟,结尾两分钟,三零六这一遍演奏的全曲一共近三十二分钟。这确实是个大工程,虽然每个人中途都有合适的休息时间,但是到底是女孩子,一遍完整的结束后,有些人都微微喘气了。

    第一次通关,可十一个女生却没有马上兴奋起来,互相看着,不过都有一些笑容,欣慰的,喜悦的,满足的……

    龚晓玲又最先鼓掌,贺宏垂也跟上,杨景行放下dv了看着女生们拍手……

    年晴把巴掌举过头顶,好像这样掌声就不包括自己了。王蕊轻叫一声了拍手,刘思蔓和邵芳洁把二胡夹在腿中间腾出手来,齐清诺跟何沛媛击掌后分头行动……

    一教室人鼓掌,是她们们应得的。

    贺宏垂也不啰嗦了:“好好休息,明天继续!”龚晓玲还要和学生们私聊几句了才离开。

    齐清诺大声宣布:“晚上早点集合,六点,确定不能来的,再说一次。”

    没人马上扫团长的面子,互相观察一下,齐清诺问:“旋儿?”

    蔡菲旋问:“你们都去……他呢?”

    齐清诺点头:“当然不能少他。”

    蔡菲旋还是有点犹豫,最后说:“我看能不能找到人替……应该没问题,我打个电话。”

    齐清诺又问:“翩翩?”

    高翩翩点点头,瞟杨景行一眼。

    杨景行说:“干脆一起吃饭,五点。”

    何沛媛担心:“还吃饭,我估计不行。”

    王蕊烦:“几百块?叫他补给你。”

    杨景行不肯:“我的钱没她的值钱。”

    蔡菲旋问:“去哪?五鑫?”

    年晴说:“换地方!”

    一群人商量了一阵,决定五点在吃饭的地方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