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两面派 > 58.至死不渝

58.至死不渝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该章为防盗章, 看完整版去晋晋.江江.文文.学学.城!支持正版  “那你试试,是不是凉的。”

    “嗯?”

    “我说你可以喝喝看。”

    周正宪好整以暇的说着,他那模样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但要她喝吗?她又不是病人。

    周正宪仿佛是看出了她的不乐意, 于是轻飘飘的补了一句,“这是补药, 你放心,喝不死。”

    林尽染嘴角微微一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金主爸爸让你喝,你就得喝。

    于是林尽染拿起碗筷,轻轻凑上前抿了一口,卧槽是真苦。

    林尽染,“温度不是挺合适的吗?”

    周正宪曲指轻点桌面, 笃笃笃,一下又一下,“是吗,我觉得比平时凉,你再试试。”

    林尽染皱了皱眉头,又喝了一口。周正宪瞥了她一眼,“大口点, 你这样能感觉出它的温度吗?”

    “”

    林尽染配合的喝了一大口, 然后道, “我感觉不出来算了, 你平时是什么温度, 要不然我拿回去让杨医生重新弄一份。”

    “不用了。”周正宪伸手将她手里的药接了过来,“既然你觉得没什么差,那我就将就着喝吧。”

    林尽染,“???”

    什么叫你觉得没什么差?什么叫将就着喝?这药都剩一半了,还将就个屁。

    “周先生,我看我还是回去再给你端一份吧。”

    “端回去?”周正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难道你要告诉老杨,因为这药被你喝了一大半,所以要再补点?”

    “”

    林尽染头一次发现她无言以对。这人不会是为了少喝点药所以耍心机吧?

    “给我。”周正宪喝完药,突然在她面前摊开手。

    林尽染低眸看了他的掌心一眼,“什么?”

    “蜜饯。”

    林尽染一顿,“你不是不吃吗。”

    周正宪回道,“你不是说我怕苦吗。”

    “那你不是不怕苦吗。”

    周正宪微微挑眉,“我说过吗?”

    林尽染忍耐的看着他,“我第一次送药的时候”等等,第一次送药顺手带的蜜饯他是没吃,但是却也没说过是因为不怕苦。

    “想起来了?”周正宪笑笑,“去拿,现在。”

    林尽染走出房间的时候脸色不太好,周衍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了。”

    “有蜜饯吗,话梅也行。”

    “哈?”周衍疑惑,“你想吃吗?”

    林尽染冷眼一挑,“不是我,是你家少爷。”

    周衍,“”

    “有没有。”

    “呃,你等等,我让人拿来。”

    周衍让下人端了几盘蜜饯过来,林尽染接手,送进房间。然而身后的周衍还没反应过来,大少爷要吃蜜饯?hello?

    “动作挺快。”林尽染过来的时候周正宪正站在书架旁拿书。

    “周衍是你训练的人,动作自然是快的。”林尽染随手将装着蜜饯的盘子丢在办公桌上,“吃吧。”

    周正宪一顿,“周衍给你的?”

    “要不然你让我突然上拿去找。”林尽染睨着他,双手轻环在胸。

    周衍淡淡一笑,执起一枚蜜饯吃了进去,“不好吃。”

    “什么?”

    “我要吃你上回那个。”

    林尽染顿了顿,那东西原本是云清吃的,她也不知道他是哪买的,难不成她现在还要特地去问不成。

    “周先生。”林尽染有了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你不会是在耍我吧。”

    “你怎么知道。”周正宪走到她身前,而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就跟“今天天气怎么这么好”是一样一样的。

    林尽染语塞,因为不过一步的距离,此刻她仰着头看他还有些费劲。

    “林尽染。”周正宪慢慢吐出她的名字,一字一顿,仿佛每个字都在他舌尖划过。林尽染心口微微一紧,接着她便听他淡声道,“你不是说我暗地里坏的很,既然你这么认为了,那我在你面前应该更贴切你的描述才对。”

    林尽染,“”

    报复,纯属报复!

    不就是在他背后说了坏话吗,竟然用这么幼稚的方式来戏弄她!

    周正宪松口放人之后,林尽染终于沉着脸色走出了书房。

    过了一会,周衍敲门进来,“少爷,这是他们送来的文件。”

    “放着吧。”

    “是。”周衍将合同放在了桌上,刚转身要走的时候看见了旁边的一盘蜜饯,他犹豫了下,问道,“方才林尽染说您要吃蜜饯,这是真的?”

    周正宪抬眸看了他一眼,“恩。”

    周衍拧眉,“那个您,不是不怎么吃这些甜的玩意吗。”

    周正宪抿了抿唇,是不怎么吃,但是不是不喜欢吃。

    记得很小时候,因为吃药怕苦偷偷给自己准备了糖,可这事被父亲知道了,那次他很严厉训斥了自己。父亲说,这点小苦都吃不了以后还怎么扛起整个周家。

    本来不算大一件事,可后来,他还真就不吃糖了。

    这些甜的东西,算是所有东西的一个缩影吧。万事克制,越喜欢东西越要装作不喜欢,不管是去世的周老爷子和父母,还是现在的奶奶和周家各位长辈,所有人都告诉他,身为周家的继承人,不能让人抓到一点漏洞。他背负的是整个周家,他要做的是守住这个周家,只有他无懈可击,周家才能无懈可击。

    “拿下去吧。”周正宪道。

    “您不吃了。”

    周正宪笑笑,“跟她开个玩笑而已。”

    “开玩笑?您还会人开玩笑,”周衍一顿,嘀咕道,“这个林尽染还真有些与众不同。”

    周正宪微微一愣,是了,他在她身上也看到了这四个字。明明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眼神却有着不是那个年纪该有的淡然和寂寥。

    与众不同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他对她才会有些兴趣?

    后来几天,周正宪还是会有事没有“找茬”,但都是些他吃药期间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了第一次的经历,林尽染是怎么也不会被骗着帮他喝药了。

    一次“伺候”完出来,她接到了吴季同的电话。

    “师姐,你在哪呢。”

    林尽染还在为方才周正宪假装撞到药而懊恼,要不是她眼疾手快,那一碗可就废了。

    “上班。”

    吴季同被他莫名其妙带着怒意的语气吓着了,“干,干嘛呢?你在生气吗?师姐,你也会生气吗?”

    林尽染忍耐的问道,“有话快说。”

    “哦哦哦,是这样的啦,我想问你你明天休息吗。”

    “明天要回学校,怎么了”

    “你竟然问我怎么了!”吴季同顿时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师姐,明天是我生日啊,你有没有良心啊,我生日都不记得。”

    “你生日?”林尽染顿了顿,“好,生日快乐。”

    “你别急着说,我生日还没到。”吴季同说,“要真祝福我那你明天就出席我的生日吧,也没啥事,就请几个好朋友吃饭,然后去玩玩,我这‘好朋友’的行列肯定是不能缺了你的。”

    林尽染倚在一旁的柱子上,“我的心意你领了就好,人我就不去了”

    吴季同,“你啥心意啊!完全没领到!我不管,你必须来,你要是不来我就我就大闹你寝室!”

    林尽染,“”

    “挂了!”

    电话被挂断了,林尽染无奈一笑,丝毫不给她反驳的机会啊。

    “你跟谁打电话。”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男音。因为离的很近,林尽染被吓了一跳,她回过头,等看见是周维恩后,很自然的反手就是一爆栗,“这么大声做什么。”

    周维恩被一拍,人傻了好几秒,“我我就是问你和谁打电话。”

    林尽染双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一个朋友。”

    “噢”

    “你找我?”林尽染抬眸看他,这小子,以前分明是比她矮的,现在都比她高一大截了,“发什么呆?”

    周维恩猛然回过神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发呆了,只是看到她那双墨黑的眼睛带着些许笑意,竟然有点移不开视线。

    “我哪里发呆了,我在想事情!”

    “想事情?”林尽染点点头,“行,那你慢慢想,我先走了。”

    “喂!”周维恩拽住她的手,“你等等,我还没让你走。”

    林尽染停下来看他,周维恩抿了抿唇,“你还没吃完饭吧。”

    “嗯?”

    “走啊,去我那,我让人做了好吃的。”说完后发现林尽染没说话,周维恩就有些忐忑了。这人跟那些女人不一样,别人是屁颠屁颠的贴上来。她倒好,拒绝算是很正常了。

    “行,走吧。”

    “诶?”周维恩一愣,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反应过来后,他竟然满心都是欢喜。当然,他表情控制的很不错,“那就别愣着了,跟本少爷走吧。”

    周维恩大咧咧的往前走去,林尽染看着他的背影淡淡的笑了笑,他也算是周家真心待过她的人了。她“死”后,他也很伤心过啊

    周维恩的住处林尽染是比较陌生的,记得以前他父母都挺严格的,林尽染敢天天往周正宪书房跑,却是不敢去周维恩那里。

    那男女没有消停的意思,林尽染又想着不能迟到,于是她尽量缩小存在感,默默的从走廊边沿走过去。

    “别别别有人”

    “人?谁敢打扰我?”男子烦躁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尽染微微一愣,不动声色的加快了脚步。嗯我绝对没不打扰你的意思。

    “你给我站住!”

    林尽染抿了抿唇,出师不利。

    “你哪的,没事瞎晃什么啊你。”男子不爽的的声音越来越近,林尽染秉承着绝不惹事的原则,客客气气的低着脑袋,“我什么也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