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两面派 > 31.不可休思

31.不可休思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该章为防盗章, 看完整版去晋晋.江江.文文.学学.城!支持正版  周正宪先换好了衣服, 因为要等林尽染, 他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几分钟后,店主领着林尽染走了出来。

    “周先生。”

    周正宪放下手上随便拿来看的杂志, 抬眸朝来人望去, 然而第一眼,就让他有了片刻怔愣。

    而周衍更是直接惊呼,“西装?!”

    “嗯,还行吗。”林尽染撩了撩短发, 没什么所谓的模样。

    林尽染本就身材修长,再加上她一头利落的及肩短发和那双泛着淡淡冷意的眸子, 女式西装竟意外的很合适她。西装显英气,但搭配上她脚上那双高跟鞋又让整个人透出了妩媚的气息。

    周正宪微微敛眸, 这么适合西装的女人,还真是稀罕。

    “周先生, 我说给这位小姐拿件好看的裙装,但她说她是您的小跟班,西装方便行动。”店主道,“不过这西装也特别适合这位小姐, 穿起来比男人还帅。”

    “恩, 不错。”周正宪起身,也不吝啬眼中的欣赏, “很好看。”

    林尽染笑笑, “周先生更好看, 这身西装穿起来,估计是没人能抢你的风采了。”

    “彼此彼此。”

    “客气客气。”

    周衍,“”

    三人从这家私人服装店出来后又上了车,然后直接去了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座私人庄园,主人家在这里开了派对,很多人都受邀前来,不过能受邀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这看似是一个派对,但实际上却包含着商场上的生意往来。

    “正宪。”周正宪三人随着迎宾走进来后,立刻就有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子走过来,“你终于到了,我们可都等着你呢。”

    周正宪伸手跟他握了握,“让季伯久等了,因为家里有点事,所以来迟了。”

    “你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季恒辉说着对不远处的女孩招了招手,“含含,过来,你不是老早就喊着要见正宪。”

    林尽染一直默默的待在周正宪身侧的位置,见季恒辉的举动,下意识的看着了叫“含含”的女孩。

    不远处有一个女孩含羞带笑的走了过来,她身穿白色短礼服,两支长腿白白嫩嫩,非常吸引人的视线。

    “正宪哥哥,终于见着你了。”女孩清脆可人的声音让林尽染抖了三抖。然而被这么腻歪的称呼的人却面不改色。

    “季小姐,很久不见。”

    “哎呀,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都忘了我呢。”季含略带嗔意的说道。

    “记得,季小姐的样貌自然是过目不忘的。”

    林尽染又抖了抖今天这天,有点冷啊。

    “嗯?”季含愣住,明显是没想到周正宪对她的印象这么好,“真,真的么。”

    周正宪淡笑不语。

    季恒辉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又转,看来有戏他心底是很想撮合自家女儿和周正宪的,如果能让女儿嫁入周家,那就相当于强强联合,以后有了一个大后盾和大金主,财路还不走的稳稳的。

    “含含,你不是说有个东西要送给正宪,怎么不拿出来?”季恒辉笑着说道。

    “啊”季含抿了抿唇,十分不好意思的模样,“正宪哥哥,这个给你,这是上回在拍卖会上拍下来的,听说你很喜欢这种玉石。”

    周正宪接了过来,似乎是很认真的打开盒子看了看,“很漂亮,我很喜欢。哦对了,其实我这次来也给季小姐和季伯父的礼物。”

    “真的啊,你也给我带礼物了吗?”

    “周衍。”

    “是少爷。”周衍上前,将一直提在手上的礼盒交到了季含手上,。

    “谢谢正宪哥哥,我真是太喜欢了。”

    林尽染幽幽的看了一眼,都还没打开,都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就很喜欢了。果然,礼物是要看谁送的。

    “季伯父,这次来也是要跟您说上回那个项目的事,要不现在就找个地方谈谈。”

    季恒辉微微挑了挑眉,“行,那咱们去里间,含含,你也过来吧,以后商场上的事你还要跟正宪多学学。”

    季含看了周正宪一眼,娇娇道,“知道啦爸。”

    三人很快就走了,林尽染看着他们的背影,对周衍说道,“喂,不跟上去?”

    “没我们的事,就在这等着少爷就行。”

    林尽染哦了一声,“那你在这等着。”

    “你去哪?”周衍抓着她的胳膊。

    林尽染瞥了他一眼,“上厕所,怎么,你要一起?”

    “”

    林尽染走出了满是宾客的后花园,询问了服务员之后,她走向最近的厕所。

    上完厕所的林尽染也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坐在了厕所拐角处的窗台上。她估摸着周正宪要谈正事不会那么快就出来,所以她待在那里站着也是站着,实在是无聊。

    林尽染就这么坐了很久,这里很安静,这个角度她可以清晰的看到周衍的位置。周衍站在侧方的位置等着周正宪,安安静静的,似乎没了周正宪他就是个木头。

    林尽染勾唇一笑,有了些寂寥的意味。

    这块木头跟了周正宪要二十年了吧,从小跟到大,估计他心中的信念跟她那个父亲是一样的,周正宪最重要,其他人压根就不能跟他比。

    看了一会后,林尽染收回了目光,她下意识的伸手往口袋一摸,没想到摸到了一个方形的盒子。

    “恩?差点把你忘了。”换衣服的时候顺带把原来口袋里的烟放到了这里,现在正好可以抽一根,林尽染心口微微有些激动。

    “咔擦。”一点火光慢慢亮起,林尽染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

    其实,她以前是没有烟瘾的,只是因为那个梦做多了人就生出了烦躁的感觉,因为心里总有个缺口不得宣泄,就找了这么一个无厘头的方式。后来,抽着抽着,也就成习惯,不想戒掉了。

    “噔噔噔。”很轻微的脚步声,有人来了。

    林尽染回过头,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她本想着既然有人过来了她就不再待下去了,可没想到是来人竟然是周正宪。

    他没有看到她,只是垂着眸子,专注的站在厕所前的垃圾桶前擦手。擦完后,手上拿着的那条手帕干净利落的丢进了垃圾桶。

    接着,林尽染看到他拿出了口袋里的小盒子,没看错的话,那是刚才季含送给他的玉石。

    “刷。”他竟然毫不犹豫的扔进了垃圾桶。

    林尽染挑眉,嘴角微微勾起。

    周正宪面无表情的样子十分冷漠,跟方才在那对父女面前的样子截然不同,但林尽染却觉得真实,恩这才是真的他,在外人面前巧言欢笑的周正宪就是戴了一层面具而已。

    “你怎么在这?”林尽染看好戏看的太入迷了,周正宪突然侧过头的时候她根本来不及躲藏。

    “啊,周先生。”林尽染顿了顿,抬手招呼了声。然而她抬手时才发现,她右手食指和中指还夹着根烟

    周正宪眯了眯眼睛,不远处的女人一手插在西装口袋里,另一只手上夹着烟,云雾缭绕间,她朝他勾唇一笑,风情万种不是娇媚的风情,而是随性寂寥的风情。

    那一瞬间,他是有些失神的。

    他说不出那一瞬的感觉,只能说她有点特别。而且,他还从没见过哪个女人跟她一样,不像女人。

    周正宪抬脚朝她走近,等走到她前面时他才猛然回过神,她刚才似乎是目睹了一切。

    可,那又怎么样,他突然发现他并不是很想再去伪装什么,也懒得去解释什么,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压根不在乎。

    “给我一支。”周正宪不抽烟,但就是脱口而出了。

    林尽染一愣,“恩?”

    “烟。”

    林尽染眨了眨眼,“你会吗?”

    周正宪一顿,冷笑了一声,“你说呢。”

    “哦,你会啊,可我从没见你抽过。”林尽染说着就掐灭了烟,“不过就算你会我也不给。作为你的医生,我有义务保证你的健康。”

    周正宪睨了她一眼,“不让我抽烟自己却抽,你是想让我抽二手的?”

    林尽染有些无语,“我这不是灭了吗。”

    周正宪没说话,只是看着她。林尽染平静回视,“周先生,你刚才是把那个季小姐的东西扔了吗?”

    周正宪没有任何被撞破的尴尬,“是又怎么样。”

    恩,也不装一下,看来是破罐子破摔了。

    “我还以为周先生很喜欢季小姐,原来是我想多了。”林尽染想起刚才他擦手的模样,不会是手被人家握过所以才那么嫌弃吧。

    “林尽染,有些话,你可以不说。”这是周正宪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林尽染突然觉得有些有趣,“您这是在封口?”

    周正宪勾了勾唇,也不过一瞬而已,他那种阴人的样子就消失殆尽,原来温润斯文的模样又回来了,“算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