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独宠丑夫 > 44.这是我嫁妆

44.这是我嫁妆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23wx.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昨天晚上, 赵家人商量了很久,总算是商量出了一个章程来,定下了两个对蒋震的要求。

    首先,赵富贵和赵刘氏是肯定要让赵金哥养老的,虽然赵金哥是个双儿, 但他们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孩子。

    其次,彩礼他们打算要十两银子,当然,这十两银子赵富贵和赵刘氏夫妻两个并不拿,而是给赵金哥当压箱底的陪嫁过去他们这么做,主要也是为了给赵金哥要个保障。

    至于别的,他们就没什么要求了,便是蒋震不想请人喝喜酒也没什么,反正赵家有来往的亲戚不多,他们自己请人吃顿酒也是可以的。

    其实, 对提这么两个要求, 他们都有点没底气他们要让赵金哥养老,按理就不能再要彩礼了。

    但成亲这事, 都是要商量着来,他们什么都不提, 说不定反倒让蒋震觉得赵金哥是倒贴的

    最后, 赵富贵就决定要求先提了再说, 然后大家伙儿再慢慢商量。

    他们做了决定, 心里轻松很多, 一大早就起来等着蒋震上门了。

    结果

    赵富贵和赵金哥两个人都没去上工就那么等了一上午,蒋震竟然没来,赵刘氏等得太着急去问了孙小山的大儿子王鱼儿之后,才知道蒋震原来是去县城买东西了。

    看来蒋震对提亲这事挺重视的赵家人就这么继续等了下去,然后等来了带着鸡鸭的蒋震。

    赵刘氏:“”

    算了,蒋震孤身一人,没有父母在旁边帮衬,能记得提亲的时候带点东西来就不错了,他们不能太计较。

    赵刘氏让蒋震进了屋,至于王海生,他到底非亲非故的,因而放下担子就坚持走了,没有进屋去。

    “爹,娘,我今天是来提亲的,希望你们把金哥儿嫁给我。”蒋震说的非常陈恳。

    赵刘氏之前一直都是有点怕蒋震的,但这会儿的蒋震看着很平和,她倒是怕不起来了,甚至因为蒋震的话激动地落下泪来。

    她的金哥儿,有人来提亲了呢!这蒋震,还比李祖根诚心多了。

    那李家人嘴上说的好听,口口声声说是真心来提亲的,可实际上呢?他们上门那么多次,连把葱都没带来!

    “好,好”赵刘氏擦了把眼泪连连点头,她本想紧接着就提要求的,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就那么愣了。

    蒋震其实也不知道这时候该做什么说什么,但他是个急性子的,干脆就把挑着的担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爹娘,我买了点东西来。”

    蒋震先拿出来的,就是包好的胭脂和镯子了,发现他竟然带了个银镯子来,赵刘氏对他更满意了几分。

    知道给她家金哥儿买胭脂首饰,这蒋震对金哥儿,看来真的挺上心。

    不过这镯子是不是有点小?他家金哥儿的手腕有点粗,这么小的镯子可戴不进去

    赵刘氏正有点纠结,蒋震就把胭脂和镯子给了他:“娘,这是给你的。”

    给自己的?赵刘氏更不解了,这提亲可没有给丈母娘买东西的道理当然,这年头彩礼那里默认了给丈人丈母娘的。

    “爹,我给你买了点酒,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蒋震将肉放在桌上,给了赵富贵一坛子酒。

    赵富贵自打蒋震进门,就一直板着脸,但蒋震送过去一坛酒,他却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最后,蒋震才把布料给了赵金哥:“金哥儿,我多买了一些布,据说能做个四身衣裳,你自己做两身,给爹娘也各做一身。”

    赵金哥拿了布说不出话来,虽然给赵刘氏胭脂首饰,给自己这么一匹灰扑扑的布有点怪怪的,但他心里依然高兴的很。

    “我打算做点小生意,要留点本钱,所以买的东西不多。”蒋震送过礼,又解释了一句,倒是没去提那些鸡鸭——让赵家养鸡养鸭的事情,等下再谈好了。

    赵家人听了蒋震的话,却是思索起来。

    蒋震这么说,是不想出彩礼?不过这也不是不可以,他买来的东西加镯子,也要六七两银子了。

    “这里还有十两银子,你们拿着用。”蒋震又拿出了十两银子给赵刘氏,赵家没什么钱他是知道的,之前赵金哥还把他的家当全给了自己,他们估计就更没钱了,但办婚事,肯定是要花钱的。

    他不想去操心办婚事的事情,但总不能让赵家连喜猪都不能杀一只,那样也太委屈赵金哥了。

    赵家人没想到蒋震还会给彩礼,一时间惊喜不已,看蒋震也更顺眼了。

    只是,还是要把养老的事情谈了的

    “蒋震,还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我们现在就金哥儿一个孩子,所以将来是要让金哥儿给我们养老送终的。”赵富贵道。他们乡下人对养老送终这事挺看重的,甚至觉得要是没人给办丧事送终,死后会在地府吃苦头。

    所以有些人都穷得不行了,也非要生儿子。

    “这是应该的,你们生养了金哥儿,我们当然要给你们养老送终。”蒋震道。赵富贵夫妇养大了赵金哥,赵金哥当然要给他们养老送终,这毫无疑问。

    说起来,但凡蒋屠户夫妇稍微对蒋老大好点,他也不至于那么干。

    蒋震一口就答应了,赵家人更加高兴,看着蒋震简直越看越喜欢。

    这蒋老大之前那么凶,肯定是有原因的,明明是个很好商量的人。

    “你放心,我们现在还干的动,不用你们养,你们有了孩子,我们还能帮着带。”赵刘氏道,她突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一想到自己还能带外孙,整个人顿时精神好了很多。

    “对,就是这样,我再干个十年没问题。”赵富贵也道。

    “还有这彩礼,你放心,我们会让赵金哥带过去的,我攒了点钱,金哥儿那里应该也有点,我们可以买亩地给金哥儿做嫁妆,这样你们以后的日子也能好过一点。”赵刘氏又道。

    “等等”蒋震打断了赵刘氏的话。

    “怎么了?”赵刘氏问道,难道蒋震不想买地?

    “这不是彩礼,是嫁妆。”蒋震霸气地说道:“以后我就来你家过日子了,先把嫁妆给你们,你们看着添置点东西就行去买地也挺好的,怎么都亏不了。”

    赵富贵和赵刘氏都懵了,怀疑自己听错了。

    蒋震不是来提亲的吗?怎么说他带来的是嫁妆?

    这么一个看着就很霸气的人,在那儿说那是他的嫁妆,着实让他们觉得怪怪的

    “你说你要来我家过日子?”赵刘氏不敢置信地问道。

    “没错,你们不是一直想要招个上门女婿吗?觉得我怎么样?其实我老早就想来你家过日子了,不过以前没敢说。”蒋震道。

    赵富贵和赵刘氏只觉得被天上掉的馅饼砸晕了。

    他们之前看蒋震拿来这么多东西,觉得赵金哥能嫁给蒋震已经不错了,结果蒋震竟然愿意入赘?

    这这他们赵家有后了?他们以后还能抱上孙子?

    赵刘氏突然就哭了,还越哭越大声,赵富贵有点想笑,抽了抽嘴角却没笑出来,表情极为怪异。

    他们都太惊喜了。

    赵金哥则是抱着布震惊地看着蒋震,一开始蒋震还没从蒋家离开的时候,他是想过要让蒋震入赘到自己家的,但后来就没这么想了,没想到

    “咳咳,哪用得着嫁妆,不用不用。”赵富贵拿过赵刘氏手上的银子,就给了蒋震。

    赵刘氏一愣,擦掉眼泪也要把镯子还回去——蒋震要是愿意入赘,应该他们给蒋震彩礼,应该他们买东西给蒋震才对,哪能让蒋震破费?

    “行了,你们收着就行了!”蒋震不耐烦跟人推来推去,皱眉道:“婚事要怎么来,你们看着办,我都没意见。”

    蒋震这么一大声说话,赵刘氏就不敢再还镯子了,但看着蒋震的目光,却已经变得慈祥的不得了:“你放心,这婚事我们一定办的体面。”她一定会把婚事办的风风光光的,让蒋震也有面子。

    “一般就行了,咱们现在也没什么钱。”蒋震道,他赚的那点钱,现在又花光了

    “是是,咱们现在没什么钱,是该省着点。”赵刘氏道,立马换了想法。面上风光对过日子没好处,他们有钱还不如攒着买地,好留给金哥儿的孩子,将来再给金哥儿的孙子

    “好了,吃饭去吧。”赵富贵红光满面地说道。

    赵刘氏昨天虽然把肉全都做了,但后来是特地把几个肉菜都留开了一份的,今天就拿来招待蒋震。

    原先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不错了,饭菜准备的也丰盛,但现在

    赵刘氏后悔极了,那肉她不该昨天就做了的,这样今天就能全是新鲜菜了!

    “我再去弄两个菜。”赵刘氏站起来道,打算去买几个鸡蛋来炒一炒。

    “娘,不用了,再多吃不完。”蒋震喊住了赵刘氏。

    “哎,好好。”赵刘氏乐呵呵地坐下了,她昨天怎么就觉得蒋震喊她娘吓人呢?这喊得多好听啊!

    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吃的其乐融融的。

    蒋震本就饿了,也不跟人客气,一口气吃了两大碗饭。若是之前,指不定赵刘氏看到他这么吃要在心里暗暗嫌弃他吃得多,但这会儿却巴不得他再多吃点,还一个劲儿地把肉往他碗里夹:“你多吃点,千万别客气唉,你前些日子都是自己做饭的吧,也太辛苦了,以后就来我们家吃好了。”

    蒋震和赵金哥这也算是定亲了,而在他们这儿,定亲的两家人会走动挺正常的,让蒋震来吃饭也没什么。

    蒋震略一思索,就点头同意了。

    他会同意倒不是因为懒得做饭,纯粹是想要改善下赵家的伙食。

    他把自己的粮食弄来,每天弄点野味回来,也能顺便让赵家人吃好点,这样挺好的。

    吃了顿饭,一家人的关系就又近了很多,蒋震也说出了自己买来鸡鸭的原因:“我以后有空就去抓点鱼摸点螺蛳回来喂鸭,等鸭子长大了,我们可以让它们下蛋卖鸭蛋,也能整个儿去卖。”

    “这能行吗?能卖掉?”赵刘氏有些担心,他们村里基本都是自家养了自家吃的。

    “能,能卖掉的。”赵富贵却是立刻就道,他知道只要送去县城,肯定是能卖掉的,最多也就是卖地慢一点。

    想到这里,赵富贵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蒋震还没到他们家,就帮他们想能做的营生了,他以前竟然没想到这些能改善生活的方法

    不过,他们以前也是没空去弄鱼虾来喂鸭的

    蒋震一直在赵家待到了天色将黒才回去。

    他其实不想回去想留宿,但好不容易让丈人丈母娘对他喜欢地不行,他到底还是决定暂时忍一忍,反正以赵富贵夫妇眼下的情况来看,是巴不得马上就办了他和赵金哥的亲事的。

    很显然,他用不着忍太久了。

    蒋震走了之后,赵刘氏就很激动,虽然天都要黑了,但还是精神地不行。

    她在屋里转了一圈,然后就叫上了赵金哥,说要去河边把家里的脏衣服全都洗一遍,顺便摸点螺蛳回来喂鸭。

    其实不用这么着急赵金哥有心想要劝劝自己的母亲,但他现在也想做点事情冷静一下

    于是,两人就那么去河边洗衣服去了。

    一直关注着赵家的人自然看到了这一幕,也看到了赵刘氏红肿的不行的眼眶。

    这也不知道那蒋老大都对赵家人做了什么,赵刘氏竟是哭得那么惨。